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29章
痴漢小文鳥【二十六】(微H)

香甜的巧克力味,絲絲縷縷的鑽入她的鼻尖,像是某種天然的催化劑,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貼近他。

一寸,又一寸。

如同相互吸引的兩塊磁鐵,本就窄小的距離加快了進度,等黎莘恍惚的回過神時,她已經貼在白啾啾身上了。

他垂著頭,身子半弓著,額頭貼在她肩膀上,粗重的喘氣傳入她的耳畔,使得空氣中的香甜味更為濃郁了。

黎莘握著他的手有些無力,軟綿綿的搭著,她本想直接松開,卻被白啾啾用另一隻手抓住了。

他用帶著哭音的嗓子,像受傷了嚶嚶叫的小動物,委屈道:

「悶,疼。」

他顯然不怎麼會用五指姑娘,難受時不小心就用了大力,把自己抓疼了還是無法紓解,黎莘低頭看的時候,發覺那物已經紅的發紫了。

她實在是不想管這個,看他的樣子卻又心軟的厲害,最終還是敗下陣來,輕輕貼在他耳邊說了一句:

「不許出聲,我幫你。」

白啾啾用力點點頭,眼睛濕漉漉的,染著慾望偏又無辜至極,誘人犯罪。

黎莘空出一隻手捂住他的嘴,另一隻手撥開他的手,慢慢的觸碰到滾燙腫脹的玉柱上。

她的手掌軟而滑,輕觸時如同上好的綢緞,比起他自己的粗暴來,顯然舒服了不止一點點。

白啾啾喉間不禁逸出愉悅的呻吟,把黎莘嚇的掐了他一把,拼命使眼色。

他這才將後半部分吞了下去。

但是隨著她的擼動,微涼的指尖碰觸那極敏感的部位,快感一陣陣的湧動上來,是他從未體驗過的。

戰慄不已。

白啾啾咬的下唇都快滲血了,實在忍不住,一口啃在她光裸的半邊肩膀上。

黎莘手一抖,重重捏了一下手裡的物什。

「唔嗯。」

白啾啾打了個哆嗦,腰間一松,盡數噴射在她手臂上。

短短的幾分鐘,黎莘身上冒出的細汗都濕透了鬢角,她顧不上手裡的粘膩,低低松了一口氣,側耳聽外間的動靜。

將晴幾人好像出去了。

她的心咕咚一下落了地,這才有心情抬頭看白啾啾:

「不難受了吧?」

白啾啾皺著臉,表情十分的複雜,既像是發洩後的舒爽,又有些不甚滿足的模樣:

「難受。」

他哼哼唧唧的補了一句,把下身往她手裡拱了拱。

黎莘這才發現,短短的時間內,那玩意兒再度昂首挺胸了。

黎莘:「……」

黎莘:「你是不是發情了?」

她不太理解鳥人和人類的區別,倒既然有個鳥字,說明他身上還是有一定的動物體徵的。

她曾有過所謂的「發情期」,目前對此仍然心有餘悸。

大概是吃了十倍強春藥的感覺,理智全無,只想啪啪。

白啾啾在她身上挨挨蹭蹭的,滑溜溜的,硬梆梆的玉柱就時不時的戳過她的大腿。

偏巧她穿的又是短裙,好幾次都險些被他滑進腿間。

黎莘看著掌間的白濁,以及面前這個被慾望操控了身體的男人,心裡一陣絕望。

她得給他打多久的手槍?

手殘廢了都不見得能好吧?

「你給我在這等著,不許亂跑。」

為今之計,只有一個方法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