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5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四】

那淤泥被一點點拭去,逐漸露出黎莘白皙的肌膚,竟絲毫不比男人差了去,只他的輕薄若雪,她的則粉嫩瑩潤。

溫熱的肌膚相觸,腳掌沾了他身上溫度,有些麻麻癢癢的。

黎莘想要把腳抽回來:

「你松開我,浪蕩子。」

她險些忘了這是在禮教嚴明的朝代,他這般行徑,與輕薄無異,偏她一開始還未曾阻止他。

面具人卻扣著她的腳腕不放。

她骨架纖細,腳踝也玲瓏精巧,他兩根手指就能圈起來,更別提拿手握了。

「你羞了?」

說來也怪,他說的和那些輕佻男子並無分別,偏不讓人厭惡,語氣里更多的,反而是戲謔。

黎莘拿腳踹他:

「荒唐!」

他牢牢攥著,黎莘一使力,反而像將自己往他懷裡送一般。

她眼見不好,忙攀住了窗沿,好讓自己不隨著慣性滑下去。

面具人的五指扣著她足踝,稍稍一捏,就像是觸了電似的酥麻,肌膚上起了小疙瘩,又奔向心口去了。

不知何時,他已經拾起了地上的小金雀,問她:

「當初你說要金子,真送了你,怎的又不要了?」

黎莘啐他:

「誰要你的東西!」

面具人聞言也不惱,低頭莞爾一笑,那唇角輕勾,顯出幾分攝人心魄的美。

黎莘轉頭不看他,免得自己的顏狗主義又發作。

不想才這轉頭的工夫,腳上微微一涼,她聽的什麼清脆碰撞一聲,再低頭去看,就見著腳上一串鍊子。

是一條極細緻的金鍊,那被她丟棄的小金雀就掛在當中,仿似小點綴一般,與膚色相稱,嬌俏可愛。

黎莘氣惱不已:

「你……!」

她一時說不出話來,悶頭去扯腳上的鍊子。

結果怎麼也扯不下來,那機關不知被藏在何處,她遍尋不找,脫又脫不得。

「給我取下來!」

她怒斥道。

面具人只松開她的腳,半點不提要摘下腳鏈的事:

「很適合你,就戴著玩罷。」

黎莘一聽就想揍他,可伸腿踹不到,地上又盡是淤泥,她摸遍渾身上下,只找到一塊佩玉。

這是早前,因有些陳舊和過於樸素,被何姑姑取下來,她摸著舒服,便留在身上的。

她怒上心頭,顧不得那麼多,伸手就朝他擲過去。

面具人不躲不避,反而輕鬆一把抓住了:

「小宮女倒是盛情,還送我一份回禮。」

他朗聲笑著,把佩玉當著黎莘的面揣進懷裡。

氣的黎莘火冒三丈。

要是有拖鞋多好,一拖鞋砸過去,別提多解氣了。

那人歪著頭盯著她看了半晌,頗覺有趣,含著笑道:

「你向我求的金子,送予你,反倒不喜歡了?」

黎莘指著足上的鍊子道:

「你這是強送,我何時應允了。」

面具人斜倚在窗台上看她:

「我送的東西,素來只有人能求的,沒有人拒的。」

聽這口氣,還真有幾分張狂。

黎莘冷笑一聲:

「我竟不知,宮中哪位樂師,有這樣大的脾氣了。」

面具人耳尖動了動,聽到了些許聲響,並不直面答她:

「有一日,你自然能見到我。」

而且不會太久。

就看她屆時,能不能將他認出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