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0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七】

寧舒曜裝的齊全,因此黎莘只覺著摔在對方柔軟的胸脯上,自然不好細碰,趕緊起身。

「你瞧你,躲什麼?」

她起身後把寧舒曜也扶正了,絲毫沒有羞澀的意思,畢竟在她看來,兩個女人撞了嘴巴,就是意外,也沒甚的。

寧舒曜就不同了。

他渾身僵直,看著是沈靜,實則心裡已地覆天翻,又澀又慌。

偏這時黎莘還用手捧著他臉,指尖輕觸他嘴角的紅印:

「可磕的疼了?」

那雙柔夷在面上撫來撫去,溫涼細膩的肌膚帶來戰慄之感,他極力咬緊牙關,才沒將她一把推開。

並非厭惡,只是前所未有的心慌。

他強忍著,抓住她亂動的手,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緒,搖了搖頭。

無妨。

他蠕著唇做了口型。

黎莘這才抒了氣,退開一些,拉了距離:

「沒撞著你便好,若不然,你去鏡子前瞧瞧?」

寧舒曜恰好也需要冷靜下,這會兒離她越近,整個人就越是不在狀態,聞言便欣然應允。

他下了榻,踩上鞋履,匆匆跑去妝台前。

隔了屏風,寧舒曜便瞧不清黎莘了。

自然不知他離開後,黎莘就收起了先前的神色,沈了眉眼凝重起來,將手舉至鼻間,輕嗅了兩下。

這個香味,是了,她有些熟悉。

但隱隱約約的又不盡相同,因此不能確認。

她方才那捧著他臉的舉動,是故意的。

和寧舒曜相處下來,她實在莫名,為何他給她如此熟悉的感覺,偏偏那種感覺,是說不清道不明的。

他究竟是誰?

黎莘沒有多少思考的時間,寧舒曜已冷靜下來,回到她身邊了。

她轉眼便掛上笑容:

「如何,不礙事罷?」

寧舒曜掩唇一笑,赧然搖頭。

黎莘就拉著他,要他給自己畫那墨跡,動作間不覺攜了嬌嗔之意。

畢竟她還是男聲,用這嗓子嬌滴滴的太磋磨人了。

寧舒曜無奈,在她頰上滑了個圈。

黎莘指著她的臉笑:

「這般也是同甘共苦了。」

寧舒曜被她帶動,忍不住也笑了。

二人鬧完,就坐回自己榻上,好勝欲滿滿的對起棋來。

這一下,一直到天將擦黑。

黎莘和寧舒曜面上糊的都不能看了,身上也多少沾了墨漬,被水一洗,像是兩只花貓似的。

黎莘自己抹完臉,見寧姝窈細細的擦拭,心裡一動,就搶過他手裡的素帕。

寧舒曜一愣,不明所以的望著她。

黎莘就推他坐在椅子上:

「你這裡沒擦乾淨,我替你擦一擦。」

說著,身子貼過來,緊緊的挨著他。

兩個人身高有些差距,他又坐著,這般姿勢,恰好對準了她胸口。

黎莘穿著單薄的中衣,不曾縛上束帶,那柔軟似乎近在咫尺,偏又差了一釐,觸不到。

女兒體香馥郁芬芳,直盈入他鼻中,往身體各處竄去。

黎莘抬手擦拭他額頭的墨跡,稍不注意,胸脯便軟軟的往他頰上貼:

「你莫亂動,這裡有些墨跡。」

她說著,小心的將隱藏在鬢角的墨漬揩去。

寧舒曜何曾敢動?

他巴不得將她一把推開。

如此……親密無間的姿態,他臉頰都火熱滾燙起來,喉間乾渴,彷彿燃了一把火。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