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7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四】

黎莘原想著,待寧姝窈睡熟了,她就回去補眠。

不想在她榻邊發了一會兒呆,她的眼皮就沈重下來,時不時的墜下來,又被她強撐開。

反復多次,她實在忍不住,斜倚著床邊睡了過去。

同時,寧舒曜張開了雙眼。

他定定的望了黎莘一會兒,復小心的起身,將手探過去。

黎莘的呼吸綿長均勻,顯然是睡的熟了。

他來到她身側,一手穿過她的後頸,一手摟住她的腰,將她緩緩托了起來。

她的發絲垂落下來,掃在他手腕上。

寧舒曜將她平放在床榻上,她依舊一無所覺,睡的極香,彷彿這世間萬物,沒有什麼能吵醒她的。

他看著好笑,輕輕捏住她的臉頰,將她面龐轉過來。

真不知該說她甚,分明瞧著是個有戒備之心的,這會兒偏又睡的如此安寧,真不怕他轉頭就賣了她?

「你究竟是何人呢?」

寧舒曜喃喃一句,腦中浮現起三皇子的容貌,真是與面前女子極相似的,偏偏他們兩個,又全然不同。

「唔……莫,莫鬧……」

黎莘只覺得耳畔有蚊蟲嗡嗡直響,忍不住囈語著拿手揮了揮,她和寧舒曜離得近,吧唧一下,手就拍在他臉上。

寧舒曜一愣,皺著眉握住她的手腕。

他可素來寶貴自己的臉。

掌中的手腕細膩柔嫩,細細的一圈,似乎兩個手指就能環過來,羸弱的一折即斷。

他想了想,還是饒了她這回,日後再同她算賬。

「小宮女。」

他輕笑一聲,翻身下榻,為她掩上床幔,步履無聲的離開了。

————

黎莘睡的迷迷糊糊。

正午的日頭太過刺眼,即便有所遮掩,還是筆直落在她面上,激的她不得不睜開雙眼。

大腦有短暫的空白。

她迷迷瞪瞪的望著頭頂,一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又是何身份。

等理智逐漸回籠,她才驚出一身冷汗。

是了,她本打算陪寧姝窈一會兒便回去的,卻因太過疲憊,在她身邊自己困頓過去了。

黎莘猛的坐直身子,一把掀開帳幔。

坐在桌邊的寧姝窈彷彿感覺到了,隨著她一同抬頭,兩人恰好對了個正著。

她呆了呆,既而舒展了眉眼,無聲笑起來。

此情此景,她的半邊身子都讓日光朦朧了去,配上那張盛顏仙姿的面龐,當真是如太虛夢境一般。

黎莘怔忪一刻,半晌才用力一甩頭,將自己從美色誘惑中抽離出來。

「現下是幾時了?」

好在今日無須上朝,不然不知又要惹出多少是非。

寧姝窈取了紙筆,寫了時刻給她,怕她慌張,又添一句:

我一直守著,無人進來。

她的善解人意,讓黎莘頗為受用,便對著她輕輕頜首:

「多謝你。」

這是第二回同她道謝了。

寧姝窈聽了,笑盈盈的搖了搖頭,在紙上寫道:

可要用些吃食?

黎莘這一覺睡的久,腹中的確空空。

可她現下還是女兒打扮,東西都放在偏殿里,白日又不好出門去,便為難道:

「我這般……不便見人。」

她神色的變幻,寧姝窈也瞧在眼中,見狀微一沈吟,就想了個法子出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