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67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二十六】

黎莘雖不情願,一時間也沒能想到更好的法子,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憋著一肚子氣回了殿。

喜燭燃的正旺,嗶啵作響。

寢殿內侯著人,身著喜服的寧二姑娘端端正正坐在榻上,一雙纖白如玉的手交疊在一處。

黎莘抿了抿唇。

即便心中不安,她還是得照著流程來,挑起新娘覆面的紅緞。

她在皇貴妃身邊見過寧家姑娘,其中一位,個子高挑的,還同她在東坊街茶樓有一面之緣。

她知她傾國傾城,只可惜了她不是男子,無福消受美人恩。

紅緞落下,露出薄施粉黛的美人面,饒是黎莘自詡見到了世面,也不由得為她呼吸一滯。

美人如斯,秋水為神,玉為骨。

若說黎莘還好一些,有片刻的失神還能緩和,其餘宮女們則是真切的看呆了去,何姑姑也不例外。

黎莘望著她,眸色複雜。

怎麼也沒想到,她有一日會和女人成親,還是以男子的身份。

荒唐。

「殿下……當行合卺禮了。」

何姑姑見她久未動作,率先回過神來,低低提醒道。

於是兩人相對著坐下,待合卺酒奉上,黎莘沈默片刻,咬咬牙,悶著頭一飲而盡了。

她眼角余光瞥到寧姝窈,有些小心的嗅了嗅,抬起袖子遮面,也和她一般飲了下去。

其實黎莘杯中的酒早已被替換了,她這身子不勝酒力,自然不能胡亂吃酒,她喝的是何姑姑準備的蜜水。

寧姝窈則真切的飲了一滿杯下去,想是酒水辛辣,她嗆了一聲,眼眶微微泛了紅,霞飛雙頰。

何姑姑很快遣了人下去了。

殿中只余下黎莘和寧姝窈二人,她微低著頭,耳垂粉嫩,素手絞在一起,羞的不敢看她。

黎莘心知藥的效力沒有這般快,便慢吞吞的起身:

「還是吩咐人來伺候你罷。」

她面上脂粉未卸,鳳冠霞帔的,想也十分難受。

寧姝窈怯怯頜首。

黎莘打算避嫌,就先躲到偏殿里去了。

她在案幾旁轉悠來轉悠去,時而走到窗口,扯著衣襟吐息,時而又坐下來,胡亂的翻著書籍。

磋磨到燭火燃了大半,黎莘才磨磨蹭蹭的回了殿中。

宮女們都散了,床幔輕柔的落下,隱約能見著人影。

黎莘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伸手掀起。

寧姝窈睡了。

她側身躺著,雙頰染了紅,胸口起起伏伏,睡顏純真安寧。

黎莘長抒一口氣。

她貼著邊躺在空出的位置,確認身上的「東西」一樣不落,復又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今晚是要委屈它們了。

何姑姑交代過,無論如何,這第一晚得歇在殿中。

她可不能露出馬腳。

如此戰戰兢兢的躺下,一整晚,黎莘睡的並不安穩,總覺著身後多一人,如芒在背一般。

可每每回頭,寧姝窈都是那副沈睡的模樣,她只能暗道自己太過敏感。

殊不知,她每次轉過頭,「熟睡」的寧姝窈都會睜開雙眼,定定的凝著她的背影。

眼中有譏嘲,也有幾分不自覺的笑意。

拿如此低級的藥物對付他,的確像是那毒婦能想出來的招數,可惜了棋差一著,傷不到他分毫。

倒是這位「三皇子」,一如既往的有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