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6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三】

黎莘不知如何開口。

寧姝窈靜靜的凝著她,明眸如含了秋水,澄澈靜謐。

「我……自有苦衷。」

黎莘不好說的太清楚,便含糊道。

從何姑姑所作所為,便知寧姝窈處境,然而她也不能肯定,寧姝窈究竟是站在哪一處的。

她讓黎莘覺得親切,又莫名熟悉,但那沒由來的感覺,她也說不清楚。

寧姝窈抿了抿唇,忽而起身,走下床去。

黎莘連忙跟上。

她並不是要去尋人,而是找了紙筆過來,蘸了墨,便在紙上寫下一行秀氣的簪花小楷:

若是為難,不必明說。

寧姝窈的體貼讓黎莘有些赧然,她摸了摸鼻子,低道:

「你放心罷,若是日後有機會,我定會放你走的。」

總歸她還是清白之身,再尋個好人家就是。

寧姝窈沒有回答,只是笑著寫道:

我定不會同旁人說的,你無需擔憂。

黎莘眉間的褶皺稍稍松了一些,當然,她不可能立時相信她,只能信一半而已。

兩人說完這話,黎莘瞧著天色,便對寧姝窈道:

「你先歇息,我這就走了。」

說完,將衣裳裹緊,想從來時的窗戶里再翻出去。

寧姝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黎莘被扯的身子一仰,所幸及時穩住身子,才沒直接摔在地上。

她不敢置信的望向寧姝窈。

這美人……似乎比她想象中還要……有勁兒。

寧姝窈自知做錯了,立時收回手,無措的咬了咬唇。

她生的很美,即便過於高挑,那張臉做出如此姿態,也只有楚楚可憐,讓人憐惜。

黎莘不解:

「還有何事?」

寧姝窈兩只手絞在一起,眉眼壓的低低的,瞧上去忐忑又不安。

黎莘耐心的又問了一句:

「你有什麼需要我做嗎?」

寧姝窈蠕了蠕唇,在黎莘的注視下,還是伸出手,指了指床榻邊的那一灘水漬。

那是宮女們清理血漬後留下的。

黎莘一愣,既而心領神會:

「你在害怕?」

寧姝窈揪著衣角垂下頭去。

黎莘蹙了眉,試探著問道:

「你可是……想讓我留下來?」

幾乎是話音一落,寧姝窈就立時抬起頭,雙眸也不自覺的瞠大了。

她猜中了。

「這——」

黎莘有些躊躇,雖則兩人都是女子,可她還不能信任寧姝窈,生怕她會做出甚事來。

寧姝窈看出她的猶豫,面上不覺露出失落之色。

黎莘心有不忍,想了想,她既然今晚算是救了自己一回,不過是害怕罷了,守她一守也無妨。

她不睡就是了。

想罷,她心情明朗一些,便對著寧姝窈道:

「那我留下陪你。」

寧姝窈喜不自勝,唇角輕輕一揚,笑意舒展了眉眼,燦若春華。

黎莘晃了晃眼,不得不感慨一句她的容貌。

要睡時,黎莘沒有隨她一起上榻,而是搬了杌子坐在她身側:

「你莫怕,我就在這兒守著你。」

寧姝窈側躺著,困惑的看了看她,又指了指床榻。

似乎是在問她為何不睡上來。

黎莘強忍著倦意打哈哈:

「我不困,你睡罷。」

她如此堅持,寧姝窈也不好再勸,緩緩闔上雙眸,呼吸沈靜下來。

黎莘就支著身子,目光落在窗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