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73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三十二】

如此相安無事幾日。

面具人不再來了,黎莘對他的印象漸漸也就淡了,只是足踝上一串細鏈,她費勁了法子,也不能取下來。

這事更不好讓何姑姑知曉,好在這是古代,衣衫遮的嚴嚴實實,沒什麼機會能被人看到。

黎莘焦急的是另一件事。

眼看著寧姝窈的小日子要過去了,她再不與她同房,只怕她要疑心。

何姑姑那法子太過陰損,越過了黎莘的底線,她自然不能同意。

然而這幾日,何姑姑總明裡暗裡的暗示她,讓黎莘煩不勝煩。

「姑姑,我說了,這法子不行!」

黎莘擰起眉,話語間已存了幾分怒意,

「休要再提!」

何姑姑說的苦口婆心:

「姑娘,你管她一個啞女做甚,如今可不是心軟的時候。」

黎莘煩躁的擺擺手,若不是看她年紀,她怕是忍不住要將手邊的物什都砸過去了。

同為女子,自然知曉這時代清白的重要,她不是什麼聖人,卻也不會在牽扯進一個無辜人之後,還要為了自己,尋男子還佔了她的身子。

「姑姑,不必多言,此事我絕不應允。」

黎莘緊抿了唇,抬眸望向她時,那眼中寒意讓何姑姑都唬了一跳。

她暗自心驚。

從何時起,自家唯唯諾諾的姑娘,漸漸的有些無法掌控了?

大概是知曉自己神色不對,黎莘略緩了緩,對她道:

「退下罷。」

何姑姑這回再不敢多言,安分的躬身離開了。

待殿門闔上,黎莘揉了揉脹疼的太陽穴,長長嘆了一口氣。

真想放肆一回。

————

何姑姑從黎莘這處出來,轉了個彎,直接朝著外頭去了。

她去尋盈妃。

她雖是黎莘的奶嬤嬤,又跟著她進了宮,實則從頭到尾,都是盈妃身邊的人。

黎莘不允她如此,她自然要去請示盈妃。

盈妃受寵,殿內一應物什自然是最好的,粗略的一瞧,琉璃燈盞,珊瑚玉石,都覺著黎莘那裡簡陋了許多。

何姑姑在她面前就謹慎乖覺多了。

盈妃歪在美人榻上,殿內熏了香,香爐內裊裊白煙,朦朧了她的面龐,如霧中美人一般。

她半闔著眸,指甲上染了丹蔻,殷紅似血。

何姑姑將這事說了。

盈妃聽罷,朱唇輕啓,帶出一抹笑意:

「她心軟,你理她做甚?」

她說著,懶懶掀了眼皮看她,

「將四娘關了,莫讓妨礙,今晚按先前說好的行事。」

四娘說的便是黎莘。

何姑姑聞言,有些猶豫不決:

「娘娘,這般待姑娘,是不是——」

音落,只聽盈妃冷哼一聲,何姑姑心中發寒雙膝一軟,不覺跪倒在地。

「那小蹄子如何能成大事?寧家的啞巴她都下不了手,我還指望她?」

何姑姑忙不迭應是。

盈妃似是不耐煩這個,說著就困頓起來,只揮了揮手道:

「我是你主子,你做便是,四娘若是鬧起來,我自會解決。」

盈妃都說到了這地步,何姑姑如何都違抗不了,當下只能在心底對黎莘道了一句歉,領了命,默默退下了。

而黎莘對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渾然未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