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5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十二】

寧舒曜喉頭微梗,慌亂中背過身去,顧不上拖沓裙擺,匆匆往窗前跑過去。

窗外夜風習習,迎面拂開,涼爽清涼,多少能平息他心頭燥熱。

嗤嗤幾聲水響,想是黎莘入了水,正撩撥著水往身上潑。

寧舒曜忽而想起來,這不是自己頭一回見她的身子了,當初無意之中,驚鴻一瞥。

黎莘一邊洗著,一邊同他說話:

「姐姐往日,可有甚來往的手帕交?」

她撫過皓玉似的手臂,眉壓了眼,眸中幾分試探,幾分深意。

寧舒曜雖心神不寧,卻也保持著警惕之心,聞言就胡亂想開了,探尋她說此話的目的為何。

他不過來,黎莘自然是得不到答案的,因此自顧自的接下去:

「我瞧你在宮中約束,屆時出了府,便能尋昔日好友聚一聚。」

寧舒曜蹙起眉,抿唇不語。

他何來的朋友?

這身份藏著掖著,避著人還來不及,哪能大大咧咧的出去。

黎莘聽聞身後一片寂靜,將唇輕挑,細細擦拭過肌膚。

然而後背,總有夠不著的。

她想了想,放下帕子,喚了一聲寧舒曜:

「姐姐幫我一事可好?」

寧舒曜正是神經緊繃的光景,她這般一說,他手裡一緊,生生扯了一截袖子下來。

倒不至於真如此緊張,只是他終歸是男子之身,若……可如何是好?

「姐姐?」

黎莘催促著又喚一聲,隔著屏風見他不動,便委屈道,

「你可是嫌棄這伺候人的活計?」

寧舒曜磨了磨牙,默默記她一筆,終歸還是提了氣,小步小步的挪過去了。

黎莘趴在木桶邊緣,兩只胳膊搭在一起,尖尖的下頜便枕在胳膊上,面上猶帶了水汽,氤氳了一絲紅霞。

這般瞧她,甚美。

寧舒曜與她對視,正瞧著她笑盈盈的一雙眸,不知什麼緣故,便心虛的低了頭去。

然而低頭之後,又覺著不對,勉強再抬起來。

黎莘笑的嬌糯:

「姐姐好怕羞呢,你瞧我都不怕。」

寧舒曜蠕了蠕唇,垂眸避過,只趕忙繞到她身後。

本想著不看她的臉,終歸能好一些。

可她身後一片明晃晃的雪白肌膚,嫩的能掐出汁來,加之浴湯清澈,雖也灑了些碎花,卻遮不住什麼。

他甚至能窺見她水中裊娜腰肢,繼而往下——

「姐姐?」

黎莘一句輕喚,拉回了他的神智。

寧舒曜吸了一口氣,目不斜視,只直直的盯著她背,即便這裡也秀色可餐,總比其他地方來的好。

黎莘側著頭,眼角余光瞥到他神情,不免好笑。

她忍了忍,將帕子遞給他:

「勞煩姐姐了。」

寧舒曜僵著手接過來,木偶似的遲滯著,等黎莘背間水珠都快乾了,才緩緩的放了上去。

隔著帕子,他並未接觸到她的肌膚,可那溫熱而柔軟的觸感,還是直直白白的從指尖傳遞過來。

寧舒曜自男扮女裝以來,見過的後院女子自然多的很,可從未像這般,真真切切的對著女子胴體。

更別提,這人還是黎莘。

他覺著小丫頭有些意趣,愛逗弄她,愛戲耍她,難免將她同其他人區分開了。

這份特別,就是最初的變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