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8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十五】

黎莘原是裝睡的。

等寧舒曜彈了她壹記,她便知他露了破綻,因此得寸進尺。

可那之後苦等許久,也不見他有開口說話抑或是表現出其他模樣,反而將手臂借給她,兀自睡去了。

她等了又等,最後自個兒也沒擋住困倦,閉眼睡了。

壹覺醒來,天際大白。

黎莘難得睡個好覺,壹夜無夢,醒來時腦袋還有些發懵。

寧舒曜卻早便起了,他半邊身子麻木,又因男子早上“難以啟齒”之事,為免暴露,就提前起身。

是以黎莘壓根沒抓到他把柄,白攪這壹回。

挫敗感鋪天蓋地襲來,尤其是當她對上那張絕色容顏的笑靨時,竟從中瞧出幾分譏諷。

當然,是她多心了。

這壹夜揭過。

接下來的時日就是忙著出宮,她有自己的府邸,雖知曉盈妃不會放棄在裏頭安插釘子,總也比日日在這女人眼下要好。

不多時,就到了日子。

入府那壹日,才是最為忙碌的,各路世家前來慶賀,宮中賞賜不斷,黎莘忙的腳不沾地,幾乎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寧舒曜也好不到哪兒去。

他頭壹回著手中饋, 驚覺女子庶務究竟有多惱人,若不是翠映幫襯著,他都要撕爛那數不清的冊子了。

每回晚間,倒頭就睡,黎莘顧不上尋他差錯,他也顧不上探究她身份。

然而大宴當晚,還是出了些事故。

起因是何姑姑,宴客需飲酒,更別提黎莘如今身份。

可原身酒量粗淺,這並非黎莘能更改的,就同何姑姑商量,將她的酒都換了。

這壹切本是盡都安排好了的,然而王府內兩撥人,壹部分是寧舒曜的暗樁,這上下命令就出了差錯。

原是酒換成了水,後頭又叫人換了回來,比原先的佳釀還烈上幾分。

黎莘與那些人推杯換盞間,壹口飲下,辛辣味就充盈了口鼻,憋的她瞬間紅了雙頰。

好在周圍的人多少有了醉意,對她的變化看的並不明晰。

黎莘被這滿滿壹杯酒熏的迷糊,偏偏這些人還停不下來,她只能勉強笑著,又多喝兩杯。

這才抽出空,讓人喚何姑姑過來,趕緊將酒換回去。

然而對於原身那壹杯倒的酒量來說,這幾杯能抗住還不暈,完全是黎莘的意誌強撐著。

何姑姑瞧出她的不對,自己偏不好出面,就只得命人去稟告寧舒曜,說是黎莘醉了。

身為“王妃”,他自然能讓她從宴席中脫身出來。

醉的迷糊的黎莘被送進了正房歇息。

原先,她睡在廂房裏,而寧舒曜睡在正房裏,負責過來攙扶人的婢女小廝有些新買進的,不知規矩,就將她直接送了過來。

待寧舒曜壹人撐到宴席結束,安排好事宜後,黎莘已在他床榻上睡的無知無覺了。

她身上的衣物扒拉開,領口敞了大半,那假喉結都被硬生生的扯了半邊下來,掛在脖頸處晃蕩著。

若不是寧舒曜早知她是女子,這會兒怕是得鬧大了。

他輕笑壹聲,帶著些許酒氣,坐在她身側。

他自然也喝了酒,只是女眷們用果酒,本就沒多少烈性,加之他底子在這兒,壓根不會醉。

無非是……精神亢奮壹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