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89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十六】

燈火通明中,她雙頰嫣紅,只是那粗濃的眉毛,微黃的膚色,略微煞了幾分風情。

寧舒曜情不自禁的將手放在她臉頰上,以食指輕輕揩拭。

指尖沾上了微黃的粉末,她臉頰也露出些許白膩,與兩邊膚色相比,格外的晃眼。

他收起手,又靜靜的望了她壹會兒,卻覺著這張有些熟悉的,肖以三皇子的臉,讓他格外的不悅。

他抿了抿唇,忽然起身,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不到片刻,手中就捧著壹小巧瓷瓶,並壹盆清水過來。

他將小瓷瓶裏的無色液體倒入盆中,拿帕子沾了擰幹,隨後輕輕的擦拭著她面上的妝粉。

大抵是怕驚動她,他動作細致溫柔,黎莘在意識模糊中只覺舒適,不僅沒有揮開他,反而愈加湊近了壹些。

清水漸漸混濁,她的眉眼逐漸清晰,待寧舒曜擦完最後壹下,面前的女子,與三皇子已是天差地別了。

他托起她下頜,細細的看著,壹只手沿著她面龐輪廓滑動,觸到的肌膚細膩溫潤。

“我從不知,皇家還有個無名的公主。”

他喃喃道。

黎莘自然是聽不見他所言的,只覺耳際嗡嗡響,就作勢翻了個身子,衣裳脫下大半來。

好在她內裏厚厚幾層,倒不至於春光外泄。

寧舒曜嗤壹聲,好心脫了她沈重的外服,扔到壹旁去。

她睡的如此香甜,他也無意打擾,索性今日將床榻讓給她,自己守在屏風外。

如此相安無事到半夜。

寧舒曜素來淺眠,時刻警惕,壹點響動都能讓他清醒過來。

好比現在。

黎莘拖著衣裳,蹬開了“內增高”,東倒西歪的往桌子摸去。

她這是無意識的行為,因喝了酒口中幹渴,身體就驅使著她往前尋找,要倒桌子上的茶水。

寧舒曜怔怔坐起來,藉著淡淡月色,只能瞥到她半個伏在桌前的背影,滴滴咕咕的念刀著什麽。

他湊上前,便聽道:

“喝水……水……拿水給我……”

他松了壹口氣的同時,不由啼笑皆非。

當真是個傻子,灌了幾杯酒便如此了。

他壹手攙住她搖搖晃晃的身子,壹手倒了茶水給她,抵在她唇邊。

黎莘舔了舔幹巴巴的唇,接過來壹氣兒悶了,猶不滿足,指使著他給自己再倒壹杯。

足喝了大半壺,才心滿意足的打了個水嗝。

寧舒曜拎著她的衣服,將她推回床榻,看著她仿似壹灘軟泥,懶懶的栽倒下去。

他給了個鄙夷的眼神,轉身欲走。

孰料才跨出壹小步,衣袖便是壹緊,讓人使勁的抓住了。

他低下頭,對上黎莘朦朧迷茫的眼神,壹陣靜默。

兩人對看了片刻,寧舒曜還沒怎的,就聽黎莘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她吃的藥不禁酒,這會嗓子恢復了壹半,時男時女的,聽著很是怪異,笑聲愈發瘆人。

寧舒曜身子壹抖,抓住她手腕,要把她的爪子扯下去。

黎莘卻不依,猛地壹拉他:

“妳別走,妳,妳就下來陪我。”

她說的斷斷續續,很有些蠻橫的霸道,

“我花了,花了錢的。”

寧舒曜:???

這傻丫頭在說什麽胡話?

某亙:

此時的阿莘夢境:

阿莘:帥哥來啊,造作啊,多少錢壹晚爺包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