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40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八十一】大結局•HE

懷中空空如也。

深淵還保持著那個環抱的動作。

「很痛苦嗎?」

男人捧著石盒,低聲問道,嗓音一如既往的溫柔而悲憫。

深淵沒有答話,只是緩緩的收回了手臂,掌心還殘存著余溫,恍然如夢境一般。

男人垂眸:

「花要開了。」

毫無頭緒的一句話,他輕輕的說完,身體便潰散成潔白的信仰之力,並沒有再融入深淵的身體,而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他因信仰而生,當信仰崩塌時,他也就不復存在了。

只是他留下了一些東西。

深淵很快回味過他話中的含義,不知怎的,他腦中忽然浮現起窗口那束漂亮的白色桔梗,花枝嬌顫,柔弱曼綻的模樣。

他心念一動,再睜眼時,已經回到了熟悉的旅店。

窗門還敞開著,窗外人聲喧鬧,有風輕送,吹動那一束純白的桔梗,也拂開了他額前垂落的發。

深淵將花束握在手裡,低頭去看時,發現那枚團在花蕊中央的,晶瑩剔透的明珠。

這是……

————

熙熙攘攘的市集,依舊人來人往。

陽光正是明媚的時刻,灑落在人身上,溫暖卻不顯得刺目,只籠細碎的一層金。

暖風吹來清淡的花香。

「這家店真漂亮。」

年輕的女孩輓著男朋友的手臂,推開了一扇古樸書店的木門。

門扉微啓,風鈴搖曳,叮叮噹噹的碰撞出清脆悅耳的響聲。

端坐在書桌前的女人聞聲抬頭,唇角輕揚,細眉秀目,笑時就透出似水的溫柔:

「歡迎。」

她起身出來,不多說話,穿著一身春藍色的連衣裙,裙擺長至小腿,只露出纖細白皙的足踝。

就是年輕的女孩也看呆了眼,怔怔片刻後,才緊張道:

「我,我們想看看書。」

女人頜首,又溫聲細語的問他們:

「有喜歡的類別嗎?我可以幫你們找一找。」

女孩只是隨便編了個藉口,聽到這話,只能胡亂的謅一句:

「小,小說吧?那種比較古典的。」

女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引著他們坐在了一處位置上,還端來了兩杯清透醇香的花茶。

頗有風情的木桌石凳,桌上擺著一隻透明的細頸花瓶,瓶中插著幾朵純白的桔梗。

「阿淵,阿淵。」

老闆娘招待完他們,就衝著裡屋揚了嗓子呼喚,尾音拖了拖,多了幾分小女人的嬌嗔。

不多時,裡屋走出一道高大身影:

「我說了,不許叫這個!」

他皺著濃眉,眉心一道褶皺,看似不耐,實則眸中是滿滿的無奈。

年輕女孩不小心瞥到他,當下瞪大眼睛,倒抽了口涼氣,用力拍了拍自家男朋友,按捺著激動的心情,不住道:

「快看快看,這一對神仙顏值啊臥槽,又帥又美!」

男人是罕見的一頭長髮,被春藍色綢帶束了扎在腦後,發稍泛著淺淺的墨藍,如此詭異的搭配,放在他身上卻沒有絲毫違和感,反而讓他愈加神秘俊美。

深淵隨手攬住黎莘盈盈的腰肢,身子往她方向傾了傾,眯起眼:

「我是你的合法丈夫,你該稱呼我什麼?」

黎莘吐吐舌,方才的溫柔端莊轉眼就成了泡影,反而多了些許狡黠與俏皮:

「是是是,老公~」

都不知過了幾個百年的老夫老妻了,肉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