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5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七】

深淵難得的睡了一覺。

記憶中的自己根本沒有過睡眠的時間,他不需要這些,因此也從未感受。

然而這一次,他卻睡著了,睡的很深,如果不是清晨的陽光刺了他的眼,他可能依舊醒不過來。

第一眼,就是眼前朦朧垂下的床紗。

第二眼,卻是身邊空空如也的床榻。

深淵在靜止了大約兩秒後,忽然猛地坐直了身子。

黎莘……不見了。

不僅僅是她失去了蹤影,他們之間的聯繫,似乎也被什麼東西刻意阻斷了,他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意識。

他狠狠的擰起了眉,瞳中情緒翻湧變幻,醖釀著將來的風暴。

正對著床的窗子,窗門已經被打開了,細頸花瓶中正盛開著一束嬌艷的白色桔梗,被風拂動,薄而嫩的花瓣輕顫著。

墮神峰。

深淵沒費什麼力氣,就來到了墮神峰的至高點。

越是靠近這裡,那股和血脈相連的呼喚就越為急切,他清楚的知道,解開封印的最後一步留在這裡。

只是他自己放棄了。

墮神峰上並沒有世人傳說的滅神神器,這裡光禿禿的,視野所及之處,甚至沒有半點綠意。

而腳下,就是萬丈懸崖。

深淵見到了那個眼熟的男人,花店的老闆,身上的氣味讓他近乎厭惡。

他討厭他眼中的淡漠一切,也討厭他的悲天憫人,彷彿高高在上的,冷眼旁觀的神明。

「你的目的。」

他沒什麼耐心和男人廢話。

男人像是預料到他會到來,並沒有意外,而是輕笑了一聲:

「看來在你心裡,她很重要。」

深淵攥緊了拳頭,頸部的青筋清晰可見:

「我只要人,不需要聽蠢貨的廢話。」

他的瞳仁縮成一道竪直的線條,近似野獸的陰冷狠戾。

「你知道的,你必須解開封印。」

男人望著深淵,彷彿透過他,望向了久遠的過去。

他的神情是縹緲而虛幻的。

深淵怔了怔,旋即勃然大怒:

「你究竟是誰?!」

他久違的出現了恐懼感,這種事物超脫了自己控制的失措,除了被封印的那一天,再沒出現過。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一切?

男人俯下身,拾起了一直放置在他身邊的小盒子。

那盒子看起來十分沈重,通體漆黑,密布著裂紋般的紋路,依稀看的出來材料是……石頭?

深淵的目光,在接觸到石盒的瞬間就變了。

驚訝,不可置信,躊躇,隱忍,錯綜複雜的交織在一起。

獨獨沒有興奮和激動。

男人似乎對他的心理活動瞭解的一清二楚,見狀只是輕搖了搖頭道:

「你留不住她的。」

「除非,你想要和她一起消亡。」

深淵聞言,心口一滯,呼吸都有瞬間的停止。

他咬著牙,一字一句道: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不想知道。」

男人卻無情的打破了他的自欺欺人:

「你以為,還有其他的解決辦法嗎?」

他端著石盒子,和他正對著佇立,如同極與極的相遇,對比鮮明。

「你或許認為還有時間,但我可以告訴你,只剩下三個月了。」

「她的誕生,就是為了這一天。」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