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6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八】

深淵憤怒的打斷了他的話語:

「她不會死的,我能……!」

男人漠然接上一句:

「你救不了她。」

深淵後退一步,愕然。

男人這時才低下頭,緩緩的打開了手中的石盒。

沒有第三塊碎片,只有一枚樸實無華的,純黑的戒指。

他拿起那枚戒指,放在掌心:

「你忘記了一切,我卻忘不了。」

男人抬頭望向遠方,看著這片不再蔚藍的蒼茫天空,大陸的靈脈已經走到了盡頭,是時候結束了。

他做到了該做的,也承受了許多不該承受的。

「……我不想聽那些該死的故事。」

深淵的手指骨骼捏的咔咔作響,他的眸中染上了赤紅,面目扭曲,宛若猙獰的厲鬼,

「告訴我她在哪裡?」

他從不相信別人,只相信自己——

「你不相信我是嗎?」

男人一語就道破了他的念頭,見到深淵的神情,他也只是淡然一哂:

「是啊,你的確從不相信別人,只相信自己。」

他頓了頓,緩緩說出了下一句,

「所以,你「自己」封印了「自己」。」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他的話語撥開了深淵心中的迷霧,一瞬間,他竟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只不過這同時也是一把利劍,狠狠的刺在了他的心口。

「我……不……不是的……」

他望著自己的雙手,腦中的思緒混亂成一團麻,無數的記憶蜂擁而入,讓他無法思考,也無力思考。

他看到了很多很多。

荒蕪,毫無人煙的沙漠與死海。

被毒霧與瘴氣籠罩的山脈,終年不見陽光的洞穴。

還有數不清的,如同螞蟻一般密密麻麻的人。

是起源,亦能覆滅。

「如果你也無法決定的話,就交給她來做決定吧。」

男人捧起石盒,與他擦肩而過,走向了他的身後。

而深淵愣愣的回過頭,就看見自己遍尋不見的黎莘,正靜靜的佇立著,鬥篷的帽檐落下來,露出烏黑的如綢長髮。

她睜大了眼睛,銀白的瞳孔茫然無措,彷彿還未從他們的談話中清醒過來。

男人把盒子里的戒指取了出來,對黎莘道:

「由你來。」

他只說了這一句話,做了這一件事,就退至一旁。

黎莘伸手接了,並沒有立刻戴上,而是攥著那枚戒指,不知該悲傷還是該怨恨。

她和原身共同承受的一切非議,那些不堪入耳的辱罵和血淋淋的鞭撻,長達了近十幾年的折磨,都是因為這該死的身份帶來的。

包括這雙銀白色的,被人當做怪物的瞳孔。

這一切的一切,只是因為,她根本不是作為「人」而存在的,她的使命,本就不是活著,而是活到她該死的那一天。

何其的可笑,又何其的諷刺。

命運給她編織了巨大的謊言,冥冥之中的這一切,並非她自身的原因,而是早已注定好的結局。

唯一在狀況外的,大約就是她和深淵關係的變質,讓一切都變得猝不及防起來。

她是……

「臭屁蛇,」

黎莘扯著嘴角,眼眶微紅,露出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

「我是你的心臟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