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4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六】(H)

深淵把頭抬起來,唇邊還沾了幾絲曖昧蜜液。

他用手指撥弄了紅腫的貝肉,低聲道:

「你不必太清楚。」

知道享受就足夠了。

憶起黎莘上次對他那處的懼怕,深淵這次索性壓在她身上,阻隔了她的視線。

黎莘還是有些慌張的攀住了他的胳膊,畢竟她是親眼見過的,那東西究竟有多可怖。

尖翹的圓頭抵在了窄小的入口處,由於充分的潤滑和開發,它已經不像初時那般封閉,而是微微露出鮮嫩的內里。

深淵沈下身子,腰腹用力,陽物就順暢無比的擠入了她的甬道,幾乎是眨眼的工夫,就將她身體佔據了。

容納不了再多的一絲一毫。

黎莘雖沒有等到想象中的痛感,這種身體快被撐爆的感覺也著實不好受。

「我錯了,真的,」

她難受的掐著他脊背上的肌肉,

「我現在只想要一根還來得及嗎?」

深淵鉗著她的腰肢,細細瘦瘦的,手心都陷入了軟綿瑩潤的肌膚中。

他挑了挑眉,笑她:

「但是現在我不想委屈我自己了。」

他現在可以有雙倍的快樂,不是嗎?

話音將落,那粗長的陽物就緩緩的抽動起來,隨著深淵的一起一伏,他背上的肌理也時而緊繃,時而放鬆。

黎莘只能望著那些漂亮的,充滿了力量的線條,安慰自己。

自找的,自找的,自找的。

如果不是自己垂涎他的肉體,也不會發生這一系列的事了。

當初她就覺得系統任務奇怪,為什麼只是簡單的一句話:

活下去,完成使命。

至於是什麼使命,要怎麼做,她到現在都是雲里霧裡的。

只能沈淪在他帶來的快感中。

貝肉吃力的包裹著碩物,被撐開的地方又酸又脹,還有一絲絲的麻。

肉壁蠕動著,如同粘性的果凍,刻畫出了他的形狀和尺寸,把他的身體牢牢的記憶下來。

圓頭撞擊著宮口的軟肉,每一次都是脊背發麻的顫意。

不知不覺間,她放鬆了許多,也更能沈浸其中,體味到些微的舒適和快活。

蜜液自交合處細細的滲出,深淵抓住了她的手臂向上托舉,胯部更為猛烈的碰撞著她的大腿內側。

肉柱上生出細軟的倒刺,緊緊攀住了那些柔軟粘滑的嫩壁,讓她逃脫不得,小腹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要到了……

她一直以為那些肉刺會划破她的身體,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作用,簡直是——

讓人又愛又恨。

深淵做的興起,勾起了她的腰肢向上拉扯,她的上半身便垂落在床褥上,只有腰間弓起弧度。

圓潤的肚臍被扭曲成了橢圓形,她的兩條腿纖長白嫩,本是垂在他身後,如今卻不得已勾住他的腰肢。

深淵俯下身,咬住她胸口的小丘,舌尖撫慰過櫻粉的蓓蕾。

黎莘的手攀不住他,滑落下來搭在臉頰邊緣,自己都能感受到面上那驚人的熱燙。

室內明明是舒適自然的溫度,她卻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似的,渾身上下都汗涔涔的。

她的視線逐漸模糊,唯有身體的感覺無限放大。

怦怦,怦怦。

似乎是她的心跳聲。

似乎是深淵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