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46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五】

黎莘並沒有怪責她,反而起身走上前去,親手把英娘攙扶起來。

一旁的柳氏依舊靜靜跪著,從黎莘這方向看來,也不見什麼端倪。

她本就是故意的。

雖說這麼做有些殘忍,可是她必須得試探清楚這兩人的底細,能進宮的,沒多少是繡花枕頭一包草。

除非這繡花枕頭漂亮的能讓人完全忽略她的內在。

英娘受寵若驚,臻首低垂不敢直視黎莘,只耳根尖紅的通透,一路暈染至雙頰。

黎莘很有幾分調戲人的本事,蓄意在她膩滑的手腕上輕輕撫了一把。

英娘愈加羞怯,連身子都止不住輕顫起來。

黎莘俯身過去,在她耳邊拂了一口熱氣,啞聲道:

「既是身嬌體軟,你說喚英娘,我便依了你。」

恩,這嗓子還真是磁性的很。

黎莘表示十分滿意。

所以有時候女人才是最瞭解女人的,好比黎莘現在,不說不辨喜怒的柳氏,起碼英娘已經自亂了陣腳,手腳都不知往哪兒放了。

她估摸著火候差不多了,又和兩人隨意說了幾句,就放她們離開。

至於之後的事,就要靜觀其變了。

她獨自在殿中理了一會兒思緒,又把何姑姑喚進來:

「姑姑,我想出宮一趟。」

黎莘沒有傳承多少原身的記憶,所剩不多的畫面也多是模糊的,只隱隱約約的記得一處府邸。

她猜測是原身入宮之前的住所。

本以為何姑姑會阻攔她出宮,不想聞聽此言,她竟還長抒一口氣,如釋重負一般:

「殿下總算想明白了,奴這便去使人安排事宜。」

黎莘忍住心頭詫異,淡淡笑道,

「姑姑預備就是。」

出宮之行過於順利,她準備的說辭也沒使出來,倒省了些口舌。

再說另一邊,柳氏與英娘回了偏殿。

她二人本是相識,父輩有些交情,又同時被賜給了當今最受寵的三皇子,難免惺惺相惜。

然而經此一事,柳氏心裡不大是滋味。

論姿容,她自認比英娘更勝一籌,論才識,她也不輸世家貴女,偏偏不知這英娘有甚出挑的,讓殿下另眼相待。

要知曉,太子英年早逝,儲君未立,二皇子已封了王,遠遠走了,留下的便是三皇子,四皇子。

其中四皇子生母不顯,本尊也是平平,哪比得上三皇子勢大?

若是押對這一注,日後得了恩寵,說不得能攀個妃位,盡享榮華富貴。

柳氏想的深沈,英娘卻簡單多了,輓了她胳膊,痴痴笑道:

「姐姐,三殿下可真是俊吶。」

她自幼長在深閨里,平生就只愛珍饈美味,壓根不知少女心事,也不知情之滋味。

如今竟是動了幾分春心。

柳氏心裡啐她不知羞恥,面上依舊笑盈盈的:

「英娘,可不敢妄言殿下,若是讓人聽了如何是好?」

英娘聞言,忙掩了唇,四下里瞧了瞧:

「你瞧我這嘴,總沒個把門的。」

柳氏目光閃爍,故作艷羨:

「英娘,殿下今日待你真好,讓人瞧了好生羨慕。」

英娘一聽這話,腦中自然浮現殿中發生的一切,忍不住紅了臉,赧然道:

「哪裡……是殿下寬容大度,不怪我胡言亂語。」

柳氏抿著唇笑。

哼,得寸進尺的小蹄子。

某亙:

阿莘(摸下巴):被女人爭風吃醋的感覺,嘖,真好。

柳氏:殿下是我的!

英娘:殿下是我的!

大佬(擼袖子):……你們等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