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45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四】

不過轉念一想,既然自己是所謂的「男主」,那麼要找到攻略對象,身邊的女人自然不能放過。

因此她低垂了眼睫,平靜道:

「召來瞧瞧。」

目前對這原身的性格不好拿捏,更別提原身自己還是個假冒偽劣的,要扮演另一個男人。

所以只能淡然處之,不表現出鮮明的個性。

何姑姑應了一聲,吩咐個宮女下去了。

黎莘拾掇好了,伏在案幾上裝模作樣的練了會兒字,正尋思著要不要改下字跡呢,便聽得門外有人通稟。

她輓起袖,將筆置在筆架上:

「進。」

門扉輕啓,一名宮女躬著身,帶上兩個低眉順眼的宮裝麗人。

黎莘輕輕掃一眼,只看到她們烏黑的發髻,裝扮的都規規矩矩,一著紫裳一為杏黃。

她以指尖叩了叩桌面,沈著嗓子道:

「抬起頭來。」

兩個美人聞言,不敢多言,只乖巧的仰起臉。

紫衣的那個月眉星眼,一張精巧巧的瓜子臉,膚白若霜雪,瞧著是個端麗清美的佳人。

嫩黃的面如銀盤,天生一臉笑模樣,櫻桃小嘴嬌嬌翹著,膚色比紫衣的更為紅潤一些。

黎莘面上不露聲色,心裡卻嘖嘖稱贊。

到底是天底下最讓人趨之若鶩的金絲籠,隨便拉出來兩個,雖說不上傾城國色,也都是難得的美人了。

可惜她這輩子是無福消受了。

一想到小腹上那假陽具,黎莘瞬間就失了幾分興味。

兩個美人見他冷淡,心中惶恐,忙又垂了眸去,連聲告罪。

黎莘支著下頜,隨口問道:

「何罪之有?」

大抵是沒料到她會有如此一問,黃衣美人立時張皇了,磕磕巴巴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倒是紫衣的沈著冷靜,將姿態放到最低,輕柔細語:

「妾蒲柳之姿,恐污了殿下的眼,罪該萬死。」

一看就是個人精。

黎莘摸了摸下巴,倒是對她來了些興趣,暗忖著這位有沒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女主角?

「你喚什麼?出身又是哪家?」

她還是瞭解宮中規矩的,即便是賜下來一個做侍妾的美人兒,也很少有平民百姓里的。

其一,能養出進的了宮,容色出挑,談吐知禮美人的百姓人家,少的好比鳳毛麟角。

其二,既然有一個受寵的生母,想必那位父皇也不會慢怠了她,自然不可能隨便選人伺候她。

「稟殿下,妾乃鴻臚寺柳主簿之女。」

黎莘聽了,略略頜首,也不說旁的,問一邊黃衣女子:

「那你呢?」

那女子面上已滲了細細的汗,就沈著這一點來看,遠遠不及身邊的柳氏。

「妾,妾乃光祿寺署丞之女。」

黎莘輕笑一聲:

「光祿寺設大官,珍羞,良醖,掌醢四署,你又是哪家的署丞之女?」

黃衣女絞了絞帕子,紅著臉囁嚅道:

「家,家父官從掌醢署。」

她說不好話,到現在連自己的姓都不曾報出來,黎莘卻仿似見著了有趣的東西,單拎著她問話:

「你喚什麼?」

黃衣女下意識道:

「英娘。」

脫口而出才發覺,自己在黎莘面前說了個閨名,簡直糊塗到家了。

當下駭的面色發白,忙伏在地上告罪道:

「妾愚鈍,妾愚鈍。」

某亙:

阿莘: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