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8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八十】

他的確知道了,在得到第二塊碎片之後。

他也猶豫過,要不要選擇直接殺了她,這樣能讓她和自己都少一點痛苦,少一點為難。

可是他終究還是下不了手。

「你一直叫我人類,叫我跳蚤,就不能想個好聽的稱呼嗎?」

黎莘走到了他面前,仰著被淚珠打濕的小臉,嗔怪道:

「還好我寬容大度,不和你計較。」

深淵沒有說話,喉間似乎被什麼東西嚴嚴實實堵住了,心口窒悶,呼吸都變得艱澀起來。

「……再等我一個月,好不好?」

他近乎懇求的問道。

黎莘從未見過這樣的深淵,他一直是睥睨一切,不可一世的。

她歪了歪頭,笑中含著淚,張開了纖細的雙臂:

「抱抱我,我就考慮考慮。」

深淵沒有動,他從她的眼眸里看出了謊言。

她分明已經決定好了,而他不想要這個結果。

見他久久不挪身,黎莘忍不住催促他:

「哎呀,你這個大男人,怎麼磨磨唧唧的。」

她揮了揮雙臂,

「快過來。」

深淵的面色蒼白,雙唇漸失血色,他艱難的帶動身體,一步,一步的來到她面前。

他伸手拭去她面頰上的淚珠,微微低頭,將一個有些顫抖的,輕柔的吻印在她光潔的額頭上。

黎莘撲進他懷裡,埋在他的胸膛上,雙手緊緊環著他的後腰。

她悶悶的嗓音自他胸口傳來:

「……我記住了,你也不能忘啊。」

她一邊說,一邊將手心的指環,緩緩的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我們要好好告別。」

她仰起頭,笑盈盈的,眉眼彎彎,只是眼眸濕潤而氤氳,含著清澈透明的淚珠。

深淵緊緊的咬著唇,鐵鏽的腥味在口腔中回蕩。

而懷中的女孩也如同消逝的飛沙,不過轉瞬之間,就逸散成千絲萬縷的黑色霧氣,充盈入了他的體內。

懷中空空如也。

深淵還保持著那個環抱的動作。

「你該離開了。」

男人將石盒放在了地上,走到他面前,

「封印解開,這片大陸已經不值得你再供給元素力了,你走後,他們會慢慢變成普通人。」

他露出一個平和的笑容,深吸了一口氣:

「珍重。」

說完這句話,他低下頭,身體潰散成潔白的信仰之力,並沒有再融入深淵的身體,而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他因信仰而生,當信仰崩塌時,他也就不復存在了。

深淵默默的收回手,輕按在胸口。

他的心跳如此清晰。

回憶如走馬觀花,在他面前一幕幕的重現。

他誕生於深淵,因眾神之戰負傷而來到大陸,他本就擁有雙重神格,一為仁慈,一為憎惡。

大陸伊始,人類淳樸而良善,他因此才決定留下來,成為大陸的靈脈,給予他們力量,讓他們有能力對抗這世間的荒野猛獸。

信仰,也是在此刻凝結的。

為了防止自己的黑暗面毀滅天地,他才自行封印。

只是歲月變遷,人心貪婪,他們開始利用力量滿足私慾,戰爭,鮮血,數不清的屍骨被掩埋在泥土之下。

到了離開的時間了。

他將一切都計算的精密周全,唯一的變數,就是那第三塊碎片,出乎意料的成為了新生命,誕生在這世界上。

深淵半跪在地面上,發出了絕望的哀鳴。

黑白交織的煙霧籠罩了他的身體,也形成了巨大的漩渦,將他牢牢的包裹其中。

響徹大陸的獸吼自九霄傳來,所有人都被驚擾,紛紛抬起頭,望向早已灰蒙的天空。

地動山搖,百川逆流。

一股洪流吞沒了貫穿大陸的整片山脈,所有殘存的元素力量都在瞬間被抽乾剝離。

修士們不約而同的癱倒在地上,察覺到體內力量的流失後,驚懼恐慌的喊叫起來:

「怎麼回事?!」

「啊啊啊!!」

「我的能量,我的能量!」

剎那間,哀鴻遍野。

而墮神峰的頂端,一尾通體漆黑的,身形近能遮天蔽日的巨蛇,伴隨著轟耳的電閃雷鳴,沒入雲端之中。

它如世間的神明,低頭俯視身下的一切,黑白分明的雙色瞳仁,只余下深濃的悲戚。

……「你一直叫我人類,叫我跳蚤,就不能想個好聽的稱呼嗎?」……

我心永存,

吾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