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48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

寧姝窈見狀,就伸出手,取了面巾下來:

「宮里如何了?」

誰也不曾想到,面巾下這秀靨,瓊鼻玉立,唇若紅蓮,瞧著是個傾國絕色的佳人,偏偏這嗓子清朗潤澤,與男子一般無二。

翠映早已習慣如此反差,聞言收斂了面上神情,遠遠站著道:

「主家只說,靜觀其變。」

寧姝……不,應當是寧舒曜聽了,哂笑一聲,捏了只天青色的茶碗把玩,襯的五指瑩透,玉脂也似。

「他那寶貝太子去了,倒沈的住氣,也不怕赫連家的毒婦竄了權。」

翠映身子顫了顫,不敢說他大逆不道,只低聲道:

「想是主家自有打算。」

寧舒曜瞥了她一眼,唇角一勾:

「你猜我方才瞧著誰了?」

翠映實則怕極了他,聞言便只得附和道:

「不,不知。」

她單顧著支窗,並沒有在意下頭的行人。

寧舒曜將窗沿提了一條縫,路上人來人往,早已不見了那錦衣公子蹤影,想是走的遠了:

「赫連家的蠢蛋。」

翠映趕緊制止他如此言語:

「公子!」

寧舒曜朗笑一聲,終是蓋不住男兒身的瀟灑狂放,肖似女子的美人面,也多了些俊逸姿態:

「怕甚,誰還要來砍你人頭不成?」

他想到自己方才所見的畫面,忍不住興致盎然。

赫連毒婦可真是膽大包天,當初就拿了狸貓換太子這一出,如今還要來個更厲害的,他倒是要看看,她打的什麼好算盤。

「將你帕子拿來。」

他衝著翠映伸出手。

————

黎莘足繞了兩圈,才尋到了夢中府邸。

然而她發覺侍衛有意拉著她躲開,只做不知,遠遠的將那府邸位置記下了,晃了兩次,又原路返回。

本還不能確定,這侍衛如此行徑,反而讓她有了決意。

原身定是那府中人。

她不想惹人懷疑,就在周圍逛了逛,買了些亂七八糟的小物什,一應交給侍衛。

等到天色漸暗,便又架著馬往回走。

路上經過那茶樓,她想起上午的驚鴻一瞥,不免慢下腳步,開始回憶自己心裡的顫意。

她是頭一回見那姑娘,就是她容顏極盛,她也不該有如此強烈的反應,更甚者,隱隱的有些懼怕。

這就是原身殘留下來的情緒了。

那麼莫非原身是和這女子見過了,或者說,熟識的?

正沈思間,忽聽頭頂一聲清脆笑聲,緊接著香風襲來,馥郁芬芳,有什麼飄飄蕩蕩的輕柔落下。

黎莘下意識的伸手接了,低頭去看。

手帕?

還是淺紫藤的底,雖未紋繡,單看那布料,嗅那香氛,便知是個閨秀人家的。

黎莘勒住繮繩,抬眸瞧去。

還是那窗口,只不過已徹底支的高了。

佳人倚窗,盈盈含笑,仿似神纓仙子入了凡塵,美的如夢似幻,既是水中月,也是鏡中花。

這等美色,便是在她便宜父皇的後宮里,也難尋其一吧?

黎莘攥著手中絲帕,不免好笑。

可惜了,若她真是男子,這會兒定是心旌動搖,三魂去了七魄,露出痴呆醜態來。

但她不是。

因此挺直脊背,扶正發冠,將絲帕一捏,置於鼻間輕嗅,十足風流姿態。

半晌勾唇而笑,黎莘手一松,仍由絲帕隨風而去。

撩她,姑娘還太嫩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