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0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二】

黎宏並沒有接她的話。

他的神智在見到黎莘開始已經恍惚了,彷彿是回憶起了什麼,嘴裡模模糊糊,顛三倒四的呢喃著:

「是她,沒錯,是她,因為她,都是因為她。」

黎莘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了另一邊的女人:

「你們能讓一讓嗎,擋著路了。」

可謂是深得深淵精髓。

只不過她說的委婉了一些,聽起來卻一樣的無禮和高傲。

「莘兒,你是不是,是不是怪媽媽?」

女人抬起哭的梨花帶雨的面頰,淚水洗刷了她臉龐的灰塵,隱隱可見當初柔美的五官。

只不過現在狼狽的多。

黎莘笑著搖搖頭:

「我不怪你,」

她頓了頓,在女人難掩激動的目光中,漠然的吐出下一句,

「我恨你。」

施暴者的父親,只會落淚,卻沒有試圖輓救她的,旁觀者的母親。

誰也不比誰高尚。

女人身形一震,呆滯在原地,泣不成聲。

而此刻,黎宏像是終於清醒了過來,忽然舉起了長劍,雙目赤紅,面容猙獰的朝著黎莘衝了過來:

「是你!都是你!為什麼你沒死?!!」

事發突然,黎莘也沒預料到他會發瘋,因此躲閃不及。

深淵一把將她扯到身後,伸手攥住黎宏襲來的長劍,他的確是拼命了全身的修為,渾身上下都瀰漫著赤紅色的元素力量。

只不過在深淵面前,他寸步難行。

「七階?」

深淵眯著眼感受了一下,就大致推算出黎宏的實力,甚至還能淡定的評價,

「力量薄弱,外強中乾,你老了。」

他說著,稍一用力,就將那把伴隨著黎宏出生入死的長劍輕鬆折斷。

和掰斷了一支筷子沒什麼兩樣。

長劍碎裂,鏗鏘碰撞著摔落在地上,黎宏也因此受了傷,身形趔趄著後退幾步,搖晃了兩下才穩住。

這還是因為深淵沒對他出手。

黎莘輓著深淵的胳膊,探出頭來:

「他原本是八階修士。」

足以傲視大陸的能力,否則也不讓他在凌州如魚得水。

深淵聞言挑眉:

「降級了?」

他鄙夷的嗤一聲,雙眸冰冷:

「廢物。」

聽的黎宏目眥欲裂,幾次想要衝上去和他搏命,都因為胸口的疼痛停滯下來。

黎旗眼睜睜看著素日疼愛他的父親如此屈辱的模樣,忍不住心中的憤怒,趁著母親還在嚶嚶啜泣的間隙,邁著小短腿衝了上來,對著深淵拳打腳踢。

「壞人!壞人!」

他小胳膊小腿的,又沒什麼能力,對深淵來說,更像是撓癢癢。

他捉起了這只煩人的小跳蚤,看著他在半空中揮舞著手腳,不由啼笑皆非:

「我很少對幼崽下手,如果你惹怒我的話,我不介意送你去陪你的父親。」

此話一出,黎宏和黎夫人瞬間變了臉色。

「莘,莘兒,不要,不要,他是你的親弟弟啊。」

黎夫人慘白著面色,半跪在地上哭求道。

黎宏則是氣怒攻心,吐出了一口血。

「你來選。」

深淵抬眸望她。

黎莘抿了抿唇,凝著那已經渾然忘記自己的小男孩,不知心頭是悲涼還是可笑。

現在所有人都不記得「她」了,那個死去的小姑娘。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