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29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一】

走的近了,才能發現黎宏的蒼老。

當初的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黎家在凌州稱王稱霸,無人敢置喙他的威嚴,如今他卻淪落至此。

發須生白,眉宇間溝壑縱橫,幾乎滄桑了十餘歲。

而那位美麗溫柔的「母親」,也沒有逃過這一屆。

黎莘的目光落在她牽著手的小男孩身上,眼神有瞬間的柔軟,不過轉瞬間又恢復如初。

「你是誰?」

看起來黎宏已經經歷了不少苦難,往常如果是深淵這樣無禮甚至算得上不屑的態度,他早已經勃然大怒。

「滾。」

深淵這次連多說一個字都覺得吝嗇。

饒是現在的黎宏,也不能忍受這樣的蔑視。

凌州元素力量崩塌後,他們舉家北遷,一路上,黎宏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不停的流失。

整片大陸似乎發生了驚天的逆轉,元素力量日漸稀薄,別說是修煉進益了,能夠維持住不倒退都很勉強。

他只能來到大陸的中心地帶,即便知道這是怎樣一個罪惡之城。

如果沒想錯的話,日後還會有更多人到來。

要變天了。

「我勸你說話尊重點。」

黎宏攥緊了手中的長劍,眉眼壓低,幽幽的望過來。

他的五官依稀能看出和黎莘的相似,只不過比其他,他身邊的婦人才幾乎是黎莘的模板。

深淵瞬間明白了幾人的關係,也知道了黎莘為什麼會如此鬱鬱不樂。

「就是你嗎?」

深淵忽然沒頭沒腦的一句,讓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的黎宏都怔愣了,狐疑的望著他:

「你是什麼意思?」

深淵低頭望向懷中黎莘:

「告訴我你的打算。」

壓根不理會黎宏的追問。

黎莘揪著他身上的外袍,往昔經歷的一幕幕在眼前重現,彷彿將她又帶回了那噩夢般的歲月。

斥責,鞭撻,永無止境的黑暗。

她是恨他的,恨之入骨。

黎宏見深淵自顧自的和懷中人說話,不由得將視線落在她身上。

這麼一看,忽然覺得奇怪。

明明是從未見過的人,也看不見那人的臉,隱隱的卻有種極為強烈的熟悉感。

「你——」

他欲言又止。

黎莘低低的對深淵說了一句:

「放我下來。」

她從他身上滑下來,雙腳立定,穩住了身形。

經歷了這許久,她已經脫胎換骨。

身姿纖細窈窕,如舒展開的,亭亭玉立的枝蔓,再也不是往常那乾屍似的小怪物模樣。

她緩緩抬起頭,拉下帽檐,淡粉色的嬌唇輕揚:

「好久不見。」

沒有加稱呼,因為他不配。

即便她的五官已經全然變幻,那雙獨特銀白色的瞳孔騙不了人。

幾乎是瞬間,黎宏瞪大了雙眼。

「你,你你……」

他顫抖著指尖,不敢置信。

而他身後的婦人,黎莘的「母親」,也同樣吃驚的捂住了嘴,緊接著,兩行清淚從她眼眶中大顆大顆的滾落下來。

「莘,莘兒。」

她哽咽道。

黎旗懂事的幫媽媽擦了擦眼淚,卻沒有第一時間認出黎莘,而是好奇的望著她。

「看起來您過的不怎麼好。」

黎莘歪著頭,將黎宏從上至下打量了一遍,輕笑一聲。

飽含譏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