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32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七十四】(微H)

只是兩人終究還是沒能出去。

不知什麼原因,中心城被封閉起來,結界生成,就是深淵也不能強闖。

畢竟這些結界,和大陸法則有關。

他心中疑惑,面上並不顯現,而是自然的提出回旅店再住一晚,打算等晚上黎莘睡了,他再出來查探。

在這裡待的越久,那股逼仄感就越勝。

現在的深淵全然忘了之前尚在猶豫的日子。

黎莘隨身帶著那朵綺夢花,雖然深淵告訴她,這朵花一生只盛開一次,她也並不介意。

那一晚璀璨的光華只余下了透明的花苞,像是再普通不過的玻璃球。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到了旅店,黎莘一邊坐在床上把玩著綺夢花,一邊詢問站在窗口的深淵。

他眺望遠方,視野所及之處,卻只有一片純然的黑暗。

聽到黎莘的問話,他只是略側了側頭,露出深刻的半邊輪廓:

「沒有什麼能影響到我。」

說罷,又負起了雙手,像是睥睨天下的至高王者,檢閱自己打下的江山。

黎莘被他中二的表現給逗樂了,加上自己的腦補,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笑起來。

等她笑夠了,再抬了頭時,發現剛才還在窗邊的深淵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一雙金瞳正直直的盯著她。

她嚇得打了個嗝。

「你在笑我?」

深淵挑高了眉問道。

黎莘連連搖頭,拍著自己的胸口,把那口氣給順下去:

「沒有,我只是想到了別的事。」

她略略向後仰了仰頭,不願和他靠的太近。

男色惑人,把持不住可怎麼辦?

深淵捏住她的下頜,強勢的不容她後退,反而將她往身前又拉近了一些,身子靠過來,籠罩在自己的氣息之中。

「比如呢?」

他視線緊緊攫著她的面龐,如同捕獵的獸。

黎莘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訕訕笑道:

「我,忘了,吧?」

她飛快的在腦中組織語句,試圖編造出一個本就不存在的笑話。

結果當然是收效甚微。

況且深淵並沒有那個耐心等著她回答,他的拇指捻上了她的唇,在柔軟的唇肉上用力按了按。

「我想清楚了。」

他忽然開口道,

「我該將你擺在什麼位置上。」

黎莘愣了愣,對上他視線:

「你……」

深淵將她壓在床榻上,女孩身形嬌小,輕而易舉的陷入了床的中央,烏黑的發絲如同散開的墨,凌亂的披在潔白的床單上。

他嗅著黎莘頸邊的清香,鼻尖蹭著她薄薄的肌膚。

一雙大掌自腰間游移而上,鑽入了寬松的鬥篷,沿著柔美的曲線,蔓延至胸口。

「唔。」

黎莘低低的驚呼一聲,胸口的雪團子被人握住了,冰冷的溫度顫的她一個激靈。

「我允許你成為我的伴侶。」

深淵難得說一句好話,即便是他主動開口,語氣還是如此。

黎莘又好氣又好笑,拿眼斜斜嗔了他一記,眼尾勾勒出兩份柔媚:

「我可沒求你哦。」

深淵撕開了她的鬥篷,露出她衣衫包裹下的身體,薄薄的布料透出淺淡肉色,像是一塊甜蜜香甜的小蛋糕。

只等著他品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