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727章
柔弱主人X暴躁蛇王【六十九】

深淵輕哼了一聲,雖沒有言語,那眼神的大意倒是清楚的:

算你識相。

黎莘把手輕輕搭在他寬闊的肩膀上,嘴角翹了翹,露出個狡黠的笑容:

「但是以身相許也是有條件的。」

這話一出,讓本已經蠢蠢欲動的深淵瞬間停止了動作。

他從這短短一句話里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你想要什麼?」

深淵的雙手撐在她頰邊,完完全全的將她容納在自己的身體之下,強勢的佔有了她身邊所有的空間。

黎莘戳了戳他手臂上硬梆梆的肌肉:

「我問你,你這是求歡還是求愛?」

深淵一怔,旋即下意識道:

「明明是你……」

「的確是我主動親了你,」

黎莘知道他想說什麼,飛快的打斷了他的回答,

「但這並不能代表我就想和你發生更多的事。」

她的發絲柔柔的在腦後散開,襯的一張小臉愈發瑩白如玉。

深淵皺起眉:

「你的意思,是我自作多情?」

他不能容忍這樣的侮辱。

黎莘可不敢觸碰他的底線,因此堅定搖了搖頭,半撐起身子和他對視:

「你看這種事,在人類間只有伴侶才能做,而不是為了單純的繁衍後代。」

她說著,小手撫上他的面頰,軟綿的像一團絮,

「那在你心裡,我究竟是什麼呢?是你的伴侶嗎?」

黎莘問了個對深淵來說,實在尖銳的問題。

他緩緩的拉直了身體。

如果是初見時,他絕不可能相信自己會對那具乾巴巴的小骷髏產生慾望,然而一路走到現在,不得不說,他一次又一次的放鬆了對她的容忍度。

甚至在知道那件事以後……

「我救了你的命,不是嗎?」

深淵說的似是而非,因為在他心中,連他自己都不曾真正明白。

她對他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那麼這樣的話,你是我的恩人,不是我的伴侶,我可以不介意之前的事,從今往後,卻是不能再發生了。」

黎莘笑的眉眼彎彎,一點都瞧不出懊惱傷心的模樣,

「因為我會有未來的伴侶,那個人不是你。」

深淵聞言,心弦瞬間繃緊。

他沈了面色,金瞳中風雨驟襲,一雙手也緊緊的攥住了。

不知是不是受他的影響,房間中的法陣飛速旋轉,暖黃的燈光忽明忽暗,讓他那張面龐顯出了幾分陰森可怖。

「你敢?!」

他壓抑著憤怒道。

黎莘並沒有因此害怕,她見過深淵更憤怒的一面,現在完全能淡然處之了。

她湊上去,握住他的一隻手掌:

「我相信你會很快得到答案的。」

她眸中盈著細潤的水色,身子前傾,在他唇角親了親:

「等你想好了,再告訴我答案。」

深淵的高熾的怒火,就像被一盆水從頭潑到了底,除了裊裊煙霧,什麼都不剩下了。

他第一次有些無措。

他曾經可以將所有東西都掌握在手中,而現在,卻因為她的一句話,一個動作,變得如此喜怒不定。

這真的還是他嗎?

深淵抱著懷中黎莘馨香柔軟的身體,指尖輕顫。

他應該殺了她的。

她是解不開的毒,

侵入肺腑,骨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