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9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四】

次日,寧舒曜驚醒過來。

其實天色並不晚,不過略略泛了白,他揉了揉眉心,腦中還有些昏昏沈沈的。

昨晚自己為何……

他抿唇往身側望去,見黎莘側著身,呼吸輕緩起伏,顯是熟睡在夢中,不免輕抒了一口氣。

大抵是近日太累了。

原先他便同黎莘說好了今日的事宜,讓她暫且避一避,借病再歇一日,黎莘也同意了。

那現下,就不能攪她清夢了。

寧舒曜極小心的翻身下床,思忖片刻,還是溫柔的在她鬢邊輕撫了一把,低低道:

「很快。」

音落,他放下床幔,拿起桌上擱置的披風,匆匆向外走了。

他甫一離開,「熟睡」的黎莘就瞬間睜開了雙眼。

她跳下床,面色平靜的穿戴好裝束,束起發冠,又從床下拉出一個小木箱來,打開蓋子,裡頭靜靜躺著一把巴掌大小的十字弩,極精巧。

若他必得死一次,不如讓她親手來。

————

暖陽當空。

今日的日頭格外的好,照的人渾身暖洋洋的又不覺炎熱,皇帝興致大增,攜著眾臣往林深處去。

盈妃遠遠跟在後頭,唇邊掛著淺淺淡淡的笑,雙眸卻放著空,不知在想些什麼。

男人們的血液里便流淌著天然的征服慾望,尤以皇帝為盛,他策馬奔騰,恍惚間彷彿回到了意氣風發之時,追逐著雄鹿一頭衝進了密林。

其他人不敢大意,紛紛上前保駕護航。

這一切瞧上去再正常不過。

約莫過了一個時辰,盈妃已徹底見不到他們的身影了,只隱約見聽到林中響起的呼哨聲,柳眉一挑,對著身旁一宮人使了個眼色。

那宮人心領神會,悄無聲息的退下了。

黎莘眼看著宮人離開,緊了緊手中繮繩,雙腿一夾馬腹,朝著她的方向走過去:

「母妃。」

她恭敬問好,面上瞧不出多餘神情。

盈妃輕瞥了她一眼,掩唇一笑,說不出的意味深長:

「你當真不在乎寧家那小子的死活?」

黎莘微抬下頜,語氣漠然道:

「母妃說的有理,大業為重。」

盈妃聽在耳里,心中實則只信了三分,便試探道:

「若你實在喜歡,待事成了,做個面首養著也是成的,」

她說著勾了勾唇角,望向密林,

「他的皮相屬實上等,你年少愛俏,母妃不會責罰於你。」

黎莘笑了一聲:

「母妃還是不信我?」

二人說著就對上視線,一個看似溫和卻咄咄逼人,一個雲淡風輕卻不退不讓,電光火石間,盈妃收回視線:

「既如此,隨你就是了。」

黎莘輕輕頜首。

隨著時間流逝,四周的空氣開始隱約躁動起來,黎莘手心滲出了細細的汗,渾身的神經都繃緊起來。

她又何嘗不是賭呢?

她胯下的駿馬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垂下頭,不停的用鐵蹄刨著地面,馬尾在身後搖晃,不時發出一聲嘶鳴。

盈妃被人攙扶著下了馬,黎莘也一同。

「你可要想清楚了,今日一事過後,再想回頭,便是萬丈深淵。」

待血腥味竄入黎莘鼻間的前一秒,盈妃來到她身邊低語,嗓音柔美至極。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