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8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三】

寧舒曜頜首便不再說話了。

黎莘見他木頭人似的杵著,起身迎上去,解開他身上的披風:

「既是有要事,早些歇息罷。」

寧舒曜阻了她的動作,意味不明的望著她:

「不必辛苦,你坐下,我同你說幾句話。」

黎莘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極配合的坐下了:

「說罷,我聽著呢。」

寧舒曜與她相對坐著,燭火晃動,將她面龐映的暖融融的,笑意盈盈,眉目清麗,一如既往的秀致。

他一時茫然了,想起醫女說的消息,便覺兩相為難,覺著黎莘不會誆騙他。

「怎的了,一言不發的瞧我?」

黎莘疑惑道,

「可是我臉上沾了甚東西?」

她說著,伸手就要去摸臉,卻被寧舒曜抓住了手:

「沒有沾東西,是我累了,說話打不起精神來。」

他眼下暈著青黑,確實瞧上去有幾分倦怠。

黎莘低呼一聲,忙道:

「瞧我,粗心大意的,你且歇一會兒,我去取東西來。」

她將他往床榻推了推,反身就出了門,匆匆走了。

寧舒曜怔怔片刻,往榻上躺下來,心裡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不多時,門又響了一聲,他側目望去,見黎莘端著托盤進來,托盤上放了碗湯盅,心下不由一涼。

莫非……

黎莘將湯盅端到他面前,笑盈盈道:

「若是餓了,便喝了罷。」

寧舒曜定定凝著她,指尖輕輕顫著,蠕了蠕唇,卻不知該說什麼。

醫女送來密報,說黎莘同盈妃見過一次,又問她要了新毒,恐是要對他下手。

他初時對此並不相信,然而到了現在,竟也困惑了。

心中卻仍是擰著一股勁兒,他不信的,她往常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不該是裝的。

寧舒曜吸了一口氣,接過湯盅。

裊裊熱氣氤氳而上,模糊了他的視線,連身前黎莘的面龐都變得虛幻起來:

「我……」

黎莘歪歪頭,笑道:

「你什麼?不喝,怕我下毒不成?」

寧舒曜猛地抬眸。

黎莘便繼續道:

「可是那醫女同你說了?我就知曉她是你的人,怎麼,生怕我對你下毒手,難受了?」

她雖語氣不怎麼好,但在寧舒曜聽來卻是極悅耳的,彷彿心中巨石瞬間落下了,撥開雲霧見青天。

「你當真是嚇了我一回。」

寧舒曜放下湯盅,伸手就想去摟她,不料被黎莘拍了一巴掌:

「喝你的湯,藥不死你。」

她嗔他一眼,起身去外間了。

寧舒曜無奈笑笑,見狀自然不再有顧慮,端起湯盅喝了,身上也暖和了許多。

外間的黎莘坐在桌前,細細挑了挑燭心,等著燭淚一滴滴落下來,在燭台上聚起一小堆。

差不多了。

她從桌前站起來,躡手躡腳的邁入內室,來到寧舒曜身前。

他沈沈昏睡過去,一無所覺的模樣。

湯里沒有毒藥,其他的藥卻是有的。

黎莘並不想這般對他,可她需要徹底離開他的視線,才能去部署接下來的事。

她不是沒想過告訴寧舒曜,但她沒有更多時間來說服他了,況且,相處雖短暫,她多少瞭解他的性子。

他不是個冷情的性子,相反的,太重情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