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6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一】

黎莘卻只是緊緊揪著他的手臂,那衣袖都讓她揉皺了,沾了手心的汗珠,她卻渾然不覺似的。

寧舒曜無法,只得柔聲安撫她情緒,待她終於冷靜下來,呼吸漸趨平穩,天際也發了魚肚白。

黎莘唇色蒼白,輕顫著問道:

「你們此行,是何計劃?」

她原是不想問的,然則這夢著實讓她心有餘悸。

寧舒曜有片刻的猶豫。

倒不是不信她,只是計劃絕密,且多少有些危險,若讓她知曉了,難免會擔憂良多,這不是他想看到的。

黎莘見他沈默不語,咬了咬唇道:

「你若不信我——」

寧舒曜忙打斷她的話,斬釘截鐵道:

「我信你。」

黎莘聞言,心中稍感寬慰,深吸一口氣道:

「那好,我不多問,我只問你一句,你們計劃里可有正面對上盈妃的手段?」

寧舒曜一愣,怔怔望著她:

「你……何意?」

黎莘恨不能揪著他衣領罵他,卻實在沒有多的氣力,便輕聲道:

「同她的人交手,不論行刺,襲擊,但凡要付諸武力的,你告訴我,有或是沒有?」

寧舒曜眉心緊緊蹙起來,他垂了眸,恰好望進她執拗不躲閃的雙眸:

「你說這話,可是同你做的夢有關?」

不得不說,他有時的確聰慧過人。

黎莘咬緊了牙關:

「同我說,有沒有!」

寧舒曜繃緊了下頜,沒有多言,只是伸手將她摟緊了:

「你不必憂心,不過是夢罷了,我無事的。」

卻並不正面回答黎莘的話。

他表現的這般明顯,黎莘哪有不明白的,她心中慌亂,推開他直起身來:

「不許,不許你去!」

事關緊要,她顧不得旁的了,胡亂說起話來。

寧舒曜握住她冰涼的雙手,眼中含情,似脈脈碧波:

「莫怕,此事已做好萬全準備。」

他籌謀許久,心知此行是盈妃蓄意露出的破綻,那麼不妨藉著她的手段,來一出將計就計。

黎莘見他不願改變計劃,不由闔了闔目,神色褪去慌張,晦暗不明起來:

「你當真決意了?」

寧舒曜輕輕拭去她鬢角的汗珠:

「你只需等上兩日,藉病休息,自然能避開這些糊塗事。」

他說著,輕勾唇一笑,容色極盛:

「屆時,我便能光明正大迎你了。」

黎莘雙肩耷拉下來。

她知曉的,勸不住他,更何況她手中毫無證據,不過一個荒誕夢境,憑什麼讓他們豁出這許久的準備?

她忽然覺得身心疲倦,將手從他掌心抽出來:

「隨你。」

這話多少有些負氣的意思,寧舒曜嘆了一聲,還想繼續和她說些什麼。

不料黎莘已不打算理會他,背了個身,對著裡頭躺下了。

他躊躇片刻,猶疑著在她肩上溫柔摩挲了兩下,低聲道:

「等我。」

黎莘不語。

寧舒曜拿她無法,只得替她放下了帳幔,又吩咐人來守著她。

自出宮以來,這隨行的每一人,都神不知鬼不覺換成了他們的暗樁,這樣才能方便行事。

黎莘聽著門開了又關,忍不住睜開眼,用手重重錘了床榻。

悶聲一響,將床邊站立的侍女都驚了一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