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7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七十二】

那宮女有些武藝,只性子內斂些,本想不做理會,思忖再三還是湊過去,垂首低眉順眼道:

「夫人,可有吩咐?」

在寧舒曜這裡,黎莘不是勞什子王爺,就是夫人。

黎莘一開始並未作答,隔了良久,才訥訥的說出一句:

「將恭桶備好。」

原是想如廁了。

那宮女忍俊不禁,面上卻毫無波瀾,恭敬道:

「喏。」

說著就退下了。

待她出門的一瞬,黎莘一改先前病怏怏的狀態,整個人從床榻上直起身來,迅速穿好衣衫。

她不信,盈妃會不留後手。

————

次日。

秋高氣爽,外頭陽光明媚,並不覺著熱,倒是極舒適的。

女眷們大多不參與那圍獵,只皇帝帶了兩個嬪妃,自然,盈妃也是其中之一。

能多年寵冠後宮,她自然不會只做柔弱姿態,換上幹練裝束,騎上馬匹,倒也是英姿颯爽,瞧的皇帝歡喜不已。

黎莘借病在行宮歇息。

畢竟生母地位頗高,整個行宮里的人多有眼色,都將她不錯眼的看著,生怕這祖宗出了甚事,自個兒腦袋不保。

隨行的太醫為她把了脈,隨後又喚來一名醫女,侍立她身旁,細細囑咐她道:

「這病症雖是勞累所致,到底馬虎不得,我親自熬藥,你小心瞧著王爺。」

醫女喏喏應是。

太醫走後,黎莘就睜開眼來,見四周都立著人,似是不耐,啞著嗓音道:

「都杵在這兒做甚,瞧得人心煩意亂,退下罷!」

說著指了指那醫女,擰眉道,

「你留著。」

一旁的宮人還要再勸,被黎莘惱怒一瞪,紛紛噤了聲,不敢再多言,聚在一處退下了。

身側登時安靜下來,只留黎莘和那醫女對視著,沈默良久,方才開了口:

「可按母妃吩咐,將東西備好了?」

醫女躬身下來:

「回主子,已準備妥當了。」

說著,就從懷中掏出個小巧瓷瓶來,雙手捧著遞給黎莘。

黎莘接過瓶子,打開來嗅了嗅,旋即露出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若此事成了,你自是立下大功一樁。」

醫女心中一跳,面上卻做出喜悅神色,跪下伏在地上道:

「婢子當做的,謝王爺與娘娘抬愛。」

黎莘捏著瓶子,平躺下去:

「你受的起。」

醫女又說了一些話,黎莘聽在耳中,大腦卻嗡嗡的響。

她看起來平靜,實則後背已沁出一層薄汗,黏住了里衣。

成敗,只看明日了。

一日時辰過的極快,不過睜眼閉眼的工夫,已經月上西頭,天色沈沈暗了下來。

黎莘坐在桌前,手裡翻著一卷書,胡亂的看著,並沒有多少瞧進心裡去的。

不知過了多久,門吱呀一聲響,寧舒曜攜著一身的秋日寒意,眉眼鬱鬱的走了進來。

黎莘猛的抬起頭,對上他雙眼:

「回了?」

她合上書,輕笑了一聲,不見昨日與他鬧彆扭的情態。

寧舒曜神色複雜,凝了她半晌,方才遲鈍的應了一聲:

「你……身子可好些了?」

黎莘眨眨眼,不明所以:

「做個噩夢罷了,睡一覺補回來就是了,再者說,今日我都在歇息,身子自然是好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