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810章
女扮男裝皇子X男扮女裝庶女【六十六】

中秋過後,黎莘便知曉盈妃的計劃了。

當今皇帝本就是親手打下的江山,骨子裡還有些莽撞的血性,只是這許多年被他壓抑了下來。

如今盈妃旁敲側擊的提出所謂遊玩,正中了皇帝下懷,與諸臣商議,趁著秋高氣爽,合該來一場圍獵。

「圍獵?」

黎莘嗤的笑一聲,將手中小紙包一丟,斜斜歪倒在榻上。

寧舒曜聽見她的動靜,忍不住從案幾前抬起頭來,望向她的方向:

「你可要去?」

黎莘將雙手枕在腦後,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嘴角一撇:

「自然要去,不止我,便是你也逃不了的。」

只不過裝腔作勢還成,若是真要讓她騎馬架弓,不是她不行,原身這小身板不摔個狗吃屎才怪。

她猜測,盈妃另有安排,只不過目前並未告知。

寧舒曜聽罷,從位上起身,繞過屏風走到她面前:

「此行危機四伏。」

黎莘瞥他一眼:

「我又不是個傻子,豈會不知她意圖不軌,喏,瞧瞧她為你準備了甚?」

她笑著將小紙包丟進了寧舒曜手裡。

寧舒曜皺著眉頭接過,啓封了一角,輕嗅了嗅。

「呆子,無色無味的毒能嗅出花來?」

黎莘拿手指輕輕點他額心,本就是親暱的動作,自然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拉到懷裡箍住。

兩人如今是正常男女裝扮,不曾錯身,相攜著倒真是金童玉女的模樣,般配極了。

寧舒曜合上小紙包,把下巴頦抵在她發旋上,嗅著她身上淺淡的馨香:

「你要殺了我?」

他語氣中多了些許笑音,聽的黎莘直翻了個白眼,揪了他手臂一把道:

「是了是了,我巴不得告訴你我要毒了你,日後好孤身一人,躲在府上養些面首,天天左擁右抱,不亦樂乎。」

她順著他的話說,卻聽的寧舒曜笑意盡失,最後嘴角都緊緊抿了起來,眸色漸沈。

黎莘感受到身後的低氣壓,寒毛直竪,不知不覺住了嘴,不敢回頭去看寧舒曜臉色。

「若你今日不說,我竟不知,你還有這般打算?」

他側過頭,嗓音低低。

黎莘清了清喉嚨,一雙清麗的美眸左顧右盼,就是不往他身上瞟:

「瞧你這人,我說玩笑呢,也當真話聽。」

寧舒曜並不作答,只是輕輕一笑,捏著她下頜轉過她頭來:

「尋常女子,還知曉養面首這事?誰教你的醃臢話,同我說說。」

黎莘縮了縮身子,在他逼仄的目光下,很沒骨氣的慫了,只弱弱道:

「我這也是在宮中聽來的,不知是哪個宮女做夢呢,說的夢話。」

這蒼白無力的理由,寧舒曜自然是不信的。

不過他也從未把黎莘往壞處想,只以為是盈妃,或是那何姑姑,胡言亂語讓小丫頭聽了去,有模有樣的學過來。

當下更厭惡那些人了。

黎莘還不知自己又為盈妃拉了一波仇恨,如今她只想將眼前這炸了毛的人安撫下來,便好聲好氣道:

「哎呀,我往後不說就是,你這模樣怪瘮人的,快笑一個。」

說著,就用手按在他嘴角上,往兩邊扯。

寧舒曜剜她一眼,抓住她一隻手,置於唇邊,在那蔥白指尖上輕輕咬了一口:

「罰你的。」

黎莘騰的紅了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