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21章
痴漢小文鳥【十七】

黎莘自然是感覺到了,但她沒在意。

對她來說,白啾啾雖然成了人,但本質上還是一隻鳥,估計連人類女性的胸部是什麼都不知道。

再說了,他連小小鳥都沒有,怎麼乾壞事?

所以她不僅完全不介意他靠在自己懷裡,還頗有興致的多揉了幾下他的頭,揉的亂亂的,蓬蓬松松,像棉花絮。

白啾啾不開心,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痛!」

黎莘有時會扯到他的頭髮,這讓他很想躲避她的「魔爪」。

黎莘拍他腦袋,睜著眼睛說瞎話:

「你知道人類的體型為什麼這麼大嗎,」

她比了比手勢,

「因為在小的時候,人類幼崽就經常被他們的母親摸摸頭,越摸越大。」

一點都沒有欺騙小盆友的罪惡感。

「摸,大?」

白啾啾歪著頭重復了一遍。

黎莘一本正經的頜首。

白啾啾恍然大悟,繼而很有學習精神的伸出兩只手,在黎莘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用力按在她胸口的兩團軟綿上。

她瞬間僵硬了,不可置信的望著這只膽大包天的白毛鳥。

白毛鳥毫無危機來臨的預感,甚至很沒有眼色的揉搓了兩把,抓的乳肉晃蕩晃蕩。

她!現在!沒穿!內衣!

「摸摸大~」

白啾啾笑彎了眼睛,滿臉單純。

嗯,雌性主人把幼崽掛在這裡,他勉為其難的幫她多揉幾下,幼崽就會越來越大。

他好棒棒哦(*゚∀゚*)

而另一頭,黎莘的臉色紅了又青,青了又黑,最終烏雲罩頂,顫抖著手端起了那碗已經溫涼的水蒸蛋。

「色鳥!」

吧唧,白啾啾被蛋糊了滿臉。

————

黎莘抱著吹風機,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她深深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事實上,因著白啾啾耍流氓而惱怒的部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她更在意的,是他那句摸摸大。

她這還不算大?

沒有眼光的臭鳥!

臭鳥剛從衛生間出來,一頭卷毛濕淋淋的耷拉下來,還往下滲著水珠。

經歷黎莘的蛋糊糊臉以後,他又經歷了一次黎莘的暴力沖洗,現在走路都走不穩,雙腿直打顫。

嚶嚶嚶,雌性人類好可怕,他頭頂都快禿了啦。

一想到黎莘按著他的腦袋,無情的水柱鋪天蓋地襲來的絕望,白啾啾想要變回鳥的願望就愈加迫切了。

他不敢靠近黎莘,身上濕冷,卻只敢站在一邊瑟瑟發抖。

黎莘瞥了他一眼:

「過來。」

白啾啾堅定的搖頭。

黎莘輕哼一聲,語帶威脅:

「不過來?」

白啾啾悚然一驚,迅速衝到她身邊坐下,低頭做裝死狀。

黎莘拿起準備好的毛巾就甩在他頭上,用盡全力的一頓揉搓,很是出了一口惡氣。

被揉搓的白啾啾欲哭無淚,只能苦兮兮又小小聲的叫著:

「疼,疼。」

黎莘把毛巾兩頭一捏,包住他的頭,在下巴上繞了一圈,迫使他抬起頭來:

「下次還敢不敢亂摸人?」

白啾啾兩頰被熏的紅潤,雙眸一點水光,鼻尖都染上了淺淡的粉:

「不敢。」

鳥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白啾啾,終於還是屈服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