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08章
痴漢小文鳥【四】

鐘唐晚上回來的時候,發現家裡的氛圍有些奇怪。

準確的來說,是鳥籠的氛圍。

往常總會第一時間來迎接的小彩不見蹤影,嘰嘰喳喳的白啾啾和灰溜溜也安靜的詭異。

他疑惑的皺起眉,將筆記本放在鞋櫃上,脫了鞋子就來查看。

白啾啾和灰溜溜在籠底躺屍。

鐘唐險些以為他們死了,一時大驚失色,忙用手戳了戳白啾啾。

被他悲憤的一爪子蹬開:

白啾啾: 「啾啾,啾啾啾!」(禽獸,別碰我!)

他松了一口氣,又去戳灰溜溜。

毫不意外的也被蹬了。

雖說兩只小鳥體積很小,力氣微弱的幾乎能讓人忽視,但尖銳的指甲還是在他手上留下了紅痕。

鐘唐有些摸不著頭腦,打算看看窩里的小彩。

結果——

「芳菲,你做媽媽了?!」

他又驚又喜的看著小彩身下白白胖胖的圓蛋蛋。

小彩嬌羞的起身,把蛋蛋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鐘唐心中的一切困惑都有瞭解釋,他看了看躺屍的兩只,愛憐的摸了摸小彩的腦袋:

「辛苦你了,寶寶的爸爸是誰呢,是澹雅還是泓涵?」

他完全沒往自己身上想。

躺屍的白啾啾和灰溜溜聞言,兩只鳥一下子精神起來,在籠子里上竄下跳的十分憤怒。

白啾啾:魂淡!是你!醜陋的人類!

灰溜溜:做了壞事不認帳,還想推到我們頭上?!

小彩:主人,我是為你生的崽呀嚶嚶嚶。

……鐘唐一個字都聽不懂,甚至以為他們在爭當父親。

「好了好了,知道你們開心,今晚給你們加餐。」

鐘唐樂呵呵的關上了籠子,留下欲哭無淚的三隻鳥。

————

繼小彩生蛋事件後,鐘家的人寵關係產生了根本性的逆轉。

小彩依舊粘著鐘唐,但是灰溜溜和白啾啾卻不再粘著小彩,相反的,兩只鳥經常雙雙立在鞦韆上,望著遠方發呆。

鐘唐覺得自己一定是出現了幻覺,不然怎麼會在鳥的臉上看出堪破紅塵的滄桑感。

但是白啾啾已經兩天沒有好好吃飯了,他養了它很久,還是有深感情的。

於是這個週末,鐘唐帶著白啾啾出門看獸醫。

經過檢查,白啾啾很健康,一切安好,醫生只能將它的食慾不振歸結到精神原因。

直白點說,心情不好。

鐘唐聽的一頭霧水,怎麼都想不明白。

莫非是因為蛋蛋的原因?

沒錯,小彩的蛋並沒有受精成功,鐘唐不知其中複雜,也不知自己才是那個真正的「爸爸」。

所以他理所當然的以為,白啾啾在為這件事難過。

「沒事的,你們還有機會,以後一定會成功的。」

鐘唐一邊碎碎念,一邊推開了門往街上走。

白啾啾表示自己不想理會這個可惡的人類。

一人一鳥走了幾步路,迎面卻撞上了一個女人。

鐘唐猛的停下了腳步,啞然無聲,只是怔怔的望向前方。

倒是女人認出了他,爽快的和他打招呼:

「鐘唐,是你呀。」

嗓音很清亮,尾音攜著淡淡的柔和,讓人如沐春風。

鐘唐的手止不住的輕顫,心臟一度要停止跳動了:

「黎,黎經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