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06章
痴漢小文鳥【二】

小彩在他手臂上跳了跳,用毛絨絨的小腦袋拱了拱他。

鐘唐似乎是感受到了它的安慰,露出個苦澀的笑容,食指輕蹭了蹭她的腦袋:

「如果她能明白我的心意就好……」

可惜他連和她說話的勇氣都沒有,甚至不敢多看她一眼。

一人一鳥依偎在一起,格外溫馨。

而另一邊,打的絨毛亂飛的白啾啾和灰溜溜暫停了戰事,氣喘吁吁的瞪著對方。

白啾啾:「啾啾啾!」(死肥仔!)

灰溜溜:「啾啾啾!」(死娘炮!)

白啾啾頭頂炸了一綹呆毛,那是灰溜溜啄起來的,隨著他的動作上下蹦噠。

灰溜溜背上少了一搓絨毛,正被白啾啾叼在嘴裡,得意洋洋的衝他示威。

戰況慘烈,戰爭的當事人小彩卻一無所知。

她享受的汲取著鐘唐身上的體溫,還有那股淡淡的,皂角的味道,就像她最愛吃的黃瓜芯一樣。

甜絲絲的。

鐘唐沒有悲傷多久,鳥籠中的吵鬧就驚動了他,他不得不從書桌上抽身出來,捧著小彩走到鳥籠前:

「你們怎麼又吵架了?要好好相處呀。」

鐘唐輕輕的把小彩放進籠子,又捋了捋白啾啾頭頂的呆毛。

白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不許動我的髮型!)

灰溜溜原本是鐘唐好友的寵物,由於個人原因出國了,就把灰溜溜暫時寄放在他這裡。

這就導致了原住民(白啾啾)的不滿。

可惡的肥仔,不僅要搶他的糧,搶他的水,搶他的小鞦韆,竟然還妄圖搶他的小彩!

不可饒恕。

「好了好了,不要不開心了,週末帶你去出去逛逛。」

鐘唐自然不明白他的憤怒,以為他正在衝自己撒嬌,好脾氣的笑著安慰他。

白啾啾:……愚蠢的人類,注孤生。

給三隻鳥換了水和糧,鐘唐用力伸了個懶腰,拿了沙發上的睡衣走進浴室。

浴室門一關,鳥籠的戰爭又開始了。

準確來說,是小彩單方面的訓斥:

「誰讓你們天天打架的?不知道主人不開心嗎,還要打攪他?!」

嬌小的灰白小鳥在鞦韆上跳來跳去,尖尖的小喙時不時啄在另兩隻身上。

白啾啾和灰溜溜不敢躲,只能把頭縮起來,盡量避免傷害。

「下次再這樣,我就把你們統統啄禿了!」

小彩的狠話伴隨著漫天飛的絨毛,十分具有說服力。

即便灰溜溜不如白啾啾臭美,也不想成為一隻光禿禿的醜鳥。

他下意識的和白啾啾同步護住身體,對視了一眼,頗有些難兄難弟的惺惺相惜感。

小彩精力充沛,啾啾啾的教訓了他們二十分鐘,等到浴室的門一開,她立刻乖巧的閉上了嘴。

白啾啾:呵,女人。

灰溜溜:呵,女人。

不等鐘唐走過來,她就試圖將小腦袋探出去,格外熱情的呼喚著他。

白啾啾和灰溜溜只能眼睜睜看著小彩被鐘唐又捧出去,籠門一關,徒留兩只鳥撅著屁股生悶氣。

的確,小彩黏人又聽話,最受鐘唐的喜愛,偶爾還會陪著鐘唐一起睡覺(枕邊)。

對此,二鳥只能表示羨慕嫉妒恨。

當然對象是鐘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