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11章
痴漢小文鳥【七】

作為一隻初哥鳥,白啾啾還沒有過自己的崽崽。

但是他很好奇人類的崽崽是什麼樣子的,為什麼和小彩的看起來那麼不一樣。

那些肉團團崽崽就是從這裡孵出來的嗎?

白啾啾好奇的不吃糧了,在鞦韆架上蹦噠來蹦噠去,很想從籠子里跳出來,仔細觀察這個掛著崽崽的雌性。

黎莘以為他想飛出來:

「不行哦,你得乖乖待在籠子里。」

寵物店老闆告訴她,文鳥生性膽小,雖然在熟悉之後會比較親人,但最好讓它適應一段時間。

所以黎莘沒打算打開籠子——即便鐘唐和她說「澹雅」十分勇敢。

一想到這個名字,黎莘又頭疼了。

雖然名字很好聽,但是總覺得放在寵物身上怪怪的,彆扭的很。

「這樣吧,你總是啾啾啾的叫,我就叫你啾啾好了。」

黎莘隔著籠子點點他毛絨絨滑溜溜的小腦袋。

噫,觸感真好。

她心癢癢的還想再擼一擼。

雖然少了個姓,但是好歹對了兩個字,白啾啾表示自己勉強能接受,順著她的撫摸蹭了兩下。

這個雌性手指軟軟的,身上香香的,也很識相的給他準備了豪華版住宅,不得不說,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白啾啾給了她一個大爺很中意的眼神。

在黎莘看來,眼前的小白鳥俏皮的歪了歪頭,兩只小眼珠水靈靈的轉著,胸脯圓滾,看起來軟fufu,萌的人心肝顫。

她真想把他抓出來放在手心擼。

可惜了。

————

白啾啾在黎莘家中過了一段樂不思蜀的日子。

好吃好喝好住,如果雌性能再聰明一點,給他找只比小彩還漂亮的小雌鳥就更好了,鳥生無憾。

而另一邊,鐘唐也很滿意自己的機智,通過白啾啾,他有了更多接觸黎莘的機會。

她不僅主動拍照(白啾啾)給他,還會和他聊很久(白啾啾),甚至主動約談(還是白啾啾)。

這在以前幾乎是自己不敢想象的事。

然而好景不長,很快的,白啾啾就發現了問題。

約莫從一周前開始,雌性開始晚回家了。

往常她總歸在傍晚六點準時到家,然後用指尖蹭蹭他的腦袋,跟他問個好,再幫他換換水和糧。

但是這幾天,她時不時的會拖延到七八點才到家,最晚的一次甚至到了晚上十點!

每次她到家時,他總能在她身上嗅到其他雄性人類的味道。

是哪個狗男人破壞了他安穩的小日子?!

白啾啾很憤怒。

他是只佔有欲很強的鳥,在沒有屬於他的小雌鳥之前,誰也不能跟他搶雌性。

為了表達自己的情緒,白啾啾選擇用最原始的方式——絕食。

只要黎莘晚回家,他就絕不碰她餵的糧。

這讓已經習慣了每天擼鳥的黎莘很困惑,往常一逗就啾啾啾飛過來,乖巧任擼的小白鳥變了。

總拿撅起的屁股對著她,也不肯吃她餵的糧。

她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向鐘唐求助。

鐘唐自己也不大清楚,但是為了不在女神面前露怯,他科普了一大堆無意義的養鳥知識,最後蓋棺定論:

白啾啾發情了,要給他找一隻小雌鳥。

某亙:

白啾啾:啾很不開心!啾有自己的小情緒了!

這大概是史上最傻X的男主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