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616章
痴漢小文鳥【十二】

白啾啾好委屈。

他發現自己似乎化形失敗了,暫時無法口吐人言,也看不見自己長什麼樣子。

而往常都笑眯眯的雌性主人現在表情十分嚴肅,緊緊盯著他的目光有些瘮人,讓他的鳥頭都涼颼颼的。

白啾啾試圖靠近黎莘,好好解釋一番。

黎莘卻立刻伸出手做了個停下的手勢:

「你等會。」

她鎮定的站起來,一邊看著他防備他的動作,一邊掏出手機,撥通了報警電話。

「啾啾啾!啊啊啊啊!嚶~」

白啾啾哭喪著臉,整只鳥都頹了。

電話接通之後,黎莘飛快的描述了一遍家中場景:

「你好,我這裡是XX大廈,是這樣的,我家裡出現了一個鳥人,目前不清楚是不是人假扮的,麻煩你們過來一躺好嗎?」

「是鳥人不是人,他只有一隻翅膀和一隻手。」

「不,我不是精神病。」

「不需要給我安排精神科的醫生,我很清醒。」

「……算了。」

黎莘微笑著掐斷了電話,抬頭望向白啾啾。

他瑟縮的後退了一步,可憐巴巴的用翅膀尖對手指。

黎莘不知從哪裡摸出了一把小刀,舉在胸前跟白啾啾對峙:

「聽著,我不知道你是誰,又是怎麼出現在我家裡,但是我想告訴你,如果你現在自己離開,我可以當做沒看你見。」

她邊說,邊慢慢後退:

「否則,我們就只能一起死了。」

白啾啾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尤其是看見雌性這樣防備的禦敵狀態,已經充分說明一件事。

他化形失敗了,而且還變不回去,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

等等!

白啾啾忽然想起了什麼,兀的跳了起來,飛快的衝進了客房。

沒過兩秒,又風一樣的衝出來,手裡還攥著一根細細的紅繩,只不過已經斷成了兩截。

他晃著可憐兮兮的小紅繩,時不時用翅膀尖指指自己。

這是鳥形時,黎莘在他腳踝上綁的,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黎莘見他指手畫腳的,由於本身的形象顯得怪異滑稽,但她不得不承認,在他那碩大的,圓滾滾的鳥頭上,她看出了絕望。

她將視線移到紅繩上,呼吸一滯。

她猶豫片刻,看了看紅繩,又看了看鳥人,再看了看紅繩,內心深處湧現出一個詭異無比卻又有跡可循的想法。

黎莘:「……」

黎莘:「啾啾?」

白啾啾:「啊啊啊!啾!。゚(゚´Д`゚)゚。」

————

黎莘和白啾啾相對坐在沙發上,氣氛凝重。

她吐掉嘴邊的鳥毛:

「所以……你成精了?」

白啾啾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啾啾兩聲。

黎莘撫額:

「我忘了你不會說話。」

她頭疼的望著這比她還高了大半頭的鳥人,語氣中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我沒見過你這麼失敗的妖怪,連話都說不明白。」

害的她跟他溝通都要連蒙帶猜,手舞足蹈,吃了一嘴又一嘴的鳥毛。

白啾啾聞言,不由悲憤的反駁:

「啾啾啾啾!」

才不是妖怪!

黎莘衝他攤手:

「我聽不懂。」

白啾啾:好氣卻無可奈何,整只鳥都很委屈。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