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62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六十九】

方麟一愣:

“她是……”

不待他往下說,連越書就抬了頭,笑瞇瞇道:

“阿黎是我娘子。”

喀啦。

方麟那還未盛開的少男心,就此碎了一地。

夜色茫茫,金武懷裡揣著鼓鼓囊囊的包裹,神色緊張的走在小路上。

他心口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每走幾步就要回頭看看,生怕有人發現了他的行踪。

一路安全無虞的來到了溪流邊,他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這條小溪是山上的山泉流下的,水質甘甜,是四喜村村民往日常來打的。然而自疫病出現後,方麟就不再讓村民飲用了。

金武左顧右盼,見周圍僻靜的很,獨自己一人,吊在胸口的大石就落了地。

他擦了擦額際的汗珠子,將包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草地,又將上頭綁的結打開,露出裡頭的大紙包。

他解開縛著紙包的細繩,顯出那些淺褐色的粉末。

粉末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怪味兒,金武捏著鼻子,一手捧著紙包,就要將粉末往溪流裡撒去。

然而還不等他伸手到河邊,他的後頸忽而被人重重的一擊,剎那間大腦一片空白。

他翻了個白限,軟軟的癱了下去。

而他手中的紙包也被人穩穩的接住了,迅速合攏,不讓那些夜風將粉末吹出去。

黎莘重新裹上了包袱,握在手裡,又將死屍一般的金武輕鬆的提溜起來,腳步輕快的往村中走。

她就知道這裡頭有不對勁兒的地方。

黎莘帶著金武一路回到了小院,彼時已近深夜,院子裡的人已經走空了,唯獨堂屋的燭火還明晃晃的亮著。

黎莘將金武往地上一扔,拿著包裹就進了門。

連越書坐在桌案前,一手翻著書冊,一手在紙上寫著什麼。他的身邊,方麟已支著腦袋半夢半醒,勉強撐著一絲清明。

黎莘的到來,讓兩個人同時回過了神。

她把包裹放在了連越書的桌案上:

“看看。”

說著,就取出了紙包打開。

連越書並未多問,聽了黎莘的話,就將藥粉捻了起來,湊到鼻尖嗅了嗅。

“咦?”

他不由皺了眉。

方麟揉了揉泛紅的限,湊過去問道:

“這是何物?”

連越書沒有回答。

他忽而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已經冰冷的茶水,繼而用指尖沾了一點粉末含入口中,細細的嚐了嘗。

片刻後,他喝了一口茶漱口,又盡數吐了出去。

“長命草的粉末,摻了血鵑花的莖葉,還有蛇尾,木石根……”

連越書一一報了下去,到最後竟有十餘種。

其中有一些甚至是方麟聞所未聞的。

黎莘一挑眉:

“是毒嗎?”

連越書肯定的點點頭:

“劇毒。”

黎莘立時明白了。

連越書知曉她不可能無緣無故問這些,況且,她又是哪來的這樣一包毒藥粉?

“可是發生什麼事了?”

連越書問道。

黎莘索性走出門,將仍舊昏迷著的金武提了進來,一把扔在了他們的身前。

只聽得“砰”的一聲悶響,金武的身子重重撞在地上,下意識的發出了低低的呻吟。

方麟一驚,不覺後退了兩步。

“這毒是他的。”

黎莘用腳尖踢了踢金武沉重的身子,“溪邊抓著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