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45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五十二】

黎莘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連越書就同她解釋了一番。

他說的有理有據,黎莘也覺如此,當下便讓他等一等。

她轉身走到男子麵前,與他說了。

男子嗤笑道:

“他自己不就是個男人麼,來問我做甚?”

語罷,似是又起了調侃的心思,便對黎莘道:

“我那妹妹雖不說傾國傾城,卻也容貌過人,他若是願意,來一場露水之歡,豈不是皆大歡喜?”

這話說出口,不僅連越書惱了,黎莘也動了氣。

不等連越書反駁,黎莘已抽出墨蕭直接橫在他脖頸上道:

“他是我的人。”

她音調平穩,仔細琢磨才能品出掩藏在冷淡下的怒意。

可男子卻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脖頸間尖銳的刺疼,還有她身上逼仄的氣勢,壓的他喘不過氣。

他面色一白:

“我知曉了。”

他咽了嚥口水,目光緊緊的凝著那墨蕭,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腦袋給切了下去。

“我這便給你弄來。”

還未等黎莘說什麼,裡頭的連越書忽而說了一句:

“你與她同樣中毒,用你的便是。”

他心口還因為黎莘那句話砰砰直跳,卻並未徹底暈頭轉向,這時就提醒了男人。

男人的面容有瞬間的扭曲。

然而在連越書的堅持下,他不好再多言,免得他一會兒撒手不管,自己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兩相權衡之下,他還是同意了。連越書給了他一個小瓷瓶,他拿在手裡,轉身就去了門外。

房門一關,屋子裡除了一個昏迷的女人,就只剩下了連越書和黎莘。

女人半身赤裸,身上密密麻麻的插著銀針,瞧著表情卻不是痛苦,反而舒緩了一些。

連越書平靜的放下床幔,在一旁準備好的水盆裡淨手。

黎莘托著下頜看他,見他雙頰白皙依舊,神色鎮定自若,沒有絲毫的赧然之色,不由好奇道:

“不害羞了?”

連越書聞言,拭手的動作微微一頓,明白過來她是在說那半裸的女人。

他笑了笑,坐在黎莘身邊:

“於我來說,那不過是一具白骨。”

師父是真正的仁醫,當事對婦人之疾諱莫如深,師父卻全數精通。

不分男女之別,無有貧賤富貴,盡力而為,持一赤誠之心便是。

黎莘聽了,若有所悟的點點頭“原來如此。”

她說著,話鋒卻突然一轉“那待我呢?”

她近身上前,緊緊的凝著他雙眼,呼吸輕拂他面頰。

連越書條件反射的紅了臉,那粉暈染瞭如玉肌膚,一路蜿蜒至脖頸,通通透透。

這反應她很滿意。

“傻子。”

黎莘勾唇一笑,不再逗弄他,轉而側過頭去。

連越書很想反駁一句自己聰明的很可她嗓音柔和,透著股若有似無的親呢,反倒讓他心裡甜滋滋的。

傻子就傻子吧,他樂意。

他笑的眉眼彎彎。

兩個人說話的光景,男人推了門進來。

他略略喘著氣,雙眼晶亮,還有幾分愉悅之色尚未褪去。

他將瓷瓶遞給連越書。

黎莘懶懶的梳了梳垂落下來的一縷青絲,手指一勾,就卷出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挺快的。”

她說的平板無波,卻莫名的讓男人覺著……怎麼聽著這般譏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