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15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十二】

黎莘悠悠的從昏睡中醒轉,眼前一時清晰,一時模糊。

她動了動胳膊,只覺得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的,兩天裡積攢的疲憊,傷痛,彷彿都在一瞬間爆發了出來。

可是她很快的發覺了不對。

身下舖就的柔軟觸感,還有後背處那傷痕,恍似被什麼裹了起來,雖還泛著疼,卻已經不像之前那樣火辣辣的。

她下意識的抬了手。

幹乾枯枯的一張手掌,肌膚暗黃,骨節凸出,好像只在骷髏上覆蓋了一張人皮。

她鬆了一口氣。

看來還是原來的身體,沒有被系統強行穿越。

等到確認自己的身體後,她才有了心思坐起來,好好的打量周圍的環境。

與那狹窄,逼仄,骯髒不堪的“蜂窩”截然不同,這房間算不上很大,卻極為整潔乾淨。

頗有古意的擺設,小巧玲瓏,窗邊垂落一卷青簾,一張小桌梗亙在前,燃了一柱熏香,幽幽 裊裊。

如今看起來是正午的光景,明媚暖陽自窗沿透入,將整個房間都照的亮亮堂堂的。

黎莘好久沒見到這樣的明亮了。

她伸了手,去探那映在床褥上的金色斑點。

身上的衣服被人換過了,似乎自己這副藏污納垢的皮肉也好好的清洗了一遍,換上了乾淨的寬袍。

只是她實在是瘦極了,那袍子在她身上晃晃蕩蕩的,活像一隻大麻袋。

黎莘摸了摸乾淨的,但仍舊是雜草般的頭髮,心中暗暗的替為自己洗澡的人比了個大拇指。

勇氣可嘉。

她在床上蹬了蹬腿,動了動四肢,感到仍舊有些無力,但知覺都在。

她索性爬了下來,站在有些涼的地面上。

只是黎莘多少高估了自己,當她正想走幾步的時候,那腳甫一踏出去,一陣奇異的暈眩感就從腦中傳來,讓她不由得眼前一黑,往前跌了下去。

她跌倒的時候,還絆倒了床頭櫃上的物甚,叮鈴哐啷的灑了一地。

這樣大的動靜,讓外頭站著的佣人聽見了,忙推開門跑了進來。

“姑娘,怎麼摔了,你沒事兒吧?”

傭人大約有四十餘歲,是個體態豐腴的婦人。

她將黎莘攙了起來,又扶她坐在了床上:“醫生說了,你受了傷,又虧空的厲害,讓你這些日子好好的養養。”

婦人顯然沒有因為黎莘的狼狽而嘲笑她,反倒是親切又和善,臉上還掛著真情實意的擔憂。

黎莘有些怔愣。

她看不懂這事態的發展了。

正當婦人還想對黎莘囑咐什麼的時候,半開的房門被人輕輕的敲了敲,不待兩人說什麼,便緩緩的推了開。

伴隨著一陣襲人的冷香,一道窈窕婀娜的人影走了進來。

她梳了髮髻,身上是杏色的短襖,裙擺飄飄散開,輕拂在腳畔,只在走動間露出尖翹翹的鞋尖。

再看她面容,不過雙十年華的模樣,一張清麗玉面,微施了粉澤,愈發襯的她容姿出挑。

黎莘邊上的婦人見了她,忙走過去躬了躬身,恭敬的喚了一聲“夫人”。

女子含笑應了,又將一對翦水秋瞳望向黎莘,眸底清清潤潤的,攜了幾分柔和之色:“你醒了?身子好些了麼?”

她嗓音婉轉,傳入耳中,有如一泓暖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