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十七】

這個消息,無疑是令人震驚的。只是秦媽說完以後,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說漏了嘴,止了嘴就不再提,讓黎莘好奇的抓肝撓心的。

不過好在她還能自控。

接下來的時間,她又提了幾次離開的事,都被王沛蓉勸了下來。

黎莘有些摸不透王沛蓉的想法,按理說,即便她勉強算是救了祁蘅,但是以他祁家的勢力,如何查不出她和小柴的身份。

兩個卑賤的包身工罷了,給筆錢打發了不是更好?

如今卻像養女兒似的,不僅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頭先還同黎萃說,想教她們兩個識字。

黎莘本想說不必,單純的小柴已經嘴快的答應了下來。

黎莘無可奈何。

事實上,她一度懷疑,她和小柴那包身的契約,是不是已經到了王沛蓉的手上。

然而形式迫人,她不得不潛伏下來,用那副膽小且畏縮的姿態,一直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反倒是小柴,她本就年紀小,去紗廠的時間不長,不多時,就被刻意培養的活潑起來。

營養跟上了,她海綿吸水似的成長著,個頭竄的快,面容也逐漸的長開。

說實話,小柴生的不差,瘦時雙眼大的嚇人,如今雙頰被餵的圓圓潤潤的,就是一副討喜又俏皮的長相。

反倒是黎莘,十五六歲的少女被磋磨的連初潮都不來,將養了兩年,總算是一年前來了初潮,整個蹭的長了起來。

雖然還是纖纖細細的模樣,倒也有幾分弱柳扶風的姿態。

當然了,她的容貌比小柴秀麗的多,蛾眉淡掃,細細的兩條,微蹙時便似含了一層輕愁,惹人憐愛。

雙眸時時刻刻的漾著水光,顧盼之間,別樣婉轉,宛如含情。

黎莘並不是很喜歡這樣的長相,總覺著這是一副紅顏薄命的樣子。

照鏡子的時候,都有種要死要死的衝動。

她無數次和系統抗議,能不能換個臉,什麼嬌豔的,可愛的,嫵媚的,清冷的,那麼多選擇,結果就給她剩了個病態的。

然後,然後系統又警告了她一次。

黎莘,卒。

兩年的時間,她們被教導了識字,又略略通了琴棋書畫,雖然比不上自小被熏陶的大家閨秀,總也有點小家碧玉的意思了。

在府裡頭,傭人們依舊喚她們姑娘。

小柴更受歡迎,她嘴甜,哄的王沛蓉也時常眉開眼笑的,再加上她本就是圓潤可愛的面相,不少人都樂意親近她。

至於黎莘麼,對她的評價,都說姑娘是個安靜的性子。

事實上,她也聽到有人說她小家子氣。

她安靜,不多說話,常常一個人呆著。

加之她肌膚極白,又是那種近乎透明的蒼白,看著有些病快快的,風一吹就能倒似的。

但是醫生看了都說,有些氣血不足,卻沒有大毛病。

王沛蓉也極是無奈。

這期間,黎莘只在路上遠遠的碰見過祁蘅幾次,一次看著比一次深沉,如同霧裡看花,朦朧一片。

他隱忍的工夫,爐火純青。

同時,祁甄囂張狂妄,目無尊長的名聲,也傳遍了百姓之口。

黎莘恨不能搥胸口。

這麼一來,她都有孤獨終老的打算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