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3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

黎莘那天為祁蘅彈了一首,他聽完,不說好,也不說不好,點點頭,轉身就走了。

黎莘摸不透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說實話,這段日子下來,她是極為壓抑的。

王沛蓉過了頭的熱切,祁蘅的沉默,秦媽的慾言又止。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整日里心事重重,時間一久,倒還真有幾分如容貌一般的愁態。

小柴是個心大的丫頭,整日里瘋玩,半天見不著人。

黎莘愈發的憂心忡忡了。

後來的時間,莫名的,她遇見祁蘅的次數便多了起來,多到黎莘都開始懷疑了。

每次見面,祁蘅只一句話。

“彈一曲我聽聽。聽完就走。”

黎莘實在是摸不著頭腦,祁蘅這人,情緒忍的厲害,全不表現在臉上,不管她彈的好彈的壞,眉毛都不見動。

她真的要憋死了。

似乎是從紗廠出來後,又進了一個更深的,更無法脫離的牢籠。

她有心提點小柴幾句,但是小柴滿心滿眼的都是祁家的好,壓根聽不進她的話。

黎莘無可奈何。

這般的日子,她掐著時間過,隨著王沛蓉越來越親暱的態度,她的心情也愈發的忐忑。

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麼極為不祥的事情要發生。

她問系統,系統卻如何都不說。

只回答一句。

[即將開啟玩家選擇劇情]

然後再次匿了。

黎莘恨的牙癢癢的,只得不停的戳著那些送來的糕點洩憤。

她發覺她最近的胃口也不好,本來她身子就弱,近日不怎麼吃東西,整個人也都昏昏沉沉的。

可是小柴吃的和她一樣,分明什麼事都沒有。

黎莘只得歸結於是這副身子太差勁了。

如此這般又過了小半個月,祁蘅找她時終於不止是彈琴了,時不時的還會問她功課如何。

兩個人的尷尬多少緩解一些。

這樣了解了,黎莘就知曉了一些祁蘅的為人。

他很愛書,從他的言談中,也能聽得出他是個胸有丘壑的男人。

雖然為人沉默,但極細心,從一些小事上頗為照顧她,倒不像一開始那樣的拒人千里之外。

但黎莘也僅僅是從戒備他,到小心他而已。

因著他時常會用那雙狹長而深邃的眼眸望著黎莘,裡頭暗暗沉沉的,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意味深長。

幽深,沉斂,宛若無底深淵,捉摸不透。

黎莘會下意識的迴避他的目光。

那樣的壓抑感,令她幾近窒息。

然而祁甄除了盯著她以外,並沒有做別的,黎莘也不好多言,只得平日少出房門,免得撞著他。

至於攻略,還是再等等吧。

後來有一天,王沛蓉突然找到了她。

彼時的黎莘正歪在窗邊的軟榻上,手中翻著書頁,臻首低垂,朦朧的暖陽打在她白皙的幾近透明的肌膚上,恬靜而美好。

事實上,她早已魂遊天外。

王沛蓉站在門口細細的看了她片刻,眼中滑過一抹複雜。

但很快的,她把這複雜收了起來,轉而換上了尋常的神色。

“小莘,做什麼呢?”

黎莘不願自己一直被叫小花,就乾脆說自己的本名是黎莘,索性原身姓黎,並不會招人懷疑。

她溫婉的嗓音打破了黎莘的沉思,黎莘如夢初醒,連忙從榻上起身:“夫人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