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1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十八】

這日,黎莘一人在院中撥著琴。

小柴已跑出去玩了,她為了保持一貫以來的形象,就獨自留下,有一下沒一下的撥著弦。

琴聲雜亂無章,明顯是隨意彈撥的。

黎莘表示自己無聊的都快長蟲子了。

她斜倚在石柱上,一頭青絲挽了一半,鬆鬆的散在腦後。

素手纖纖,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冰肌玉骨,恍若剔透的羊脂,一觸就能軟軟的化開。

她半闔了眸,似有睏意。

正半夢半醒間,身側卻忽而傳來了一陣沙沙聲。

黎莘立時睜開了雙眼,朝著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

竟是祁蘅。

他一身綢褂,雙手負在身後,髮絲服帖的被梳在了腦後,露出光潔額頭,並一雙狹長眼眸。

見到黎莘,他不由得怔了怔。

兩個人默默對視半響,黎莘連忙起身,慌張的用手壓了壓裙擺上的褶皺,輕聲道:“五爺。”

她垂著頭,露出一截細而長的脖頸,淡紫色的脈絡被光線暈的清晰,越發村的她肌膚通透。

祁蘅的目光在她身上短暫的停留了一瞬,很快便移開了。

“嗯。”

他低低的應了一聲。

然後,就沒聲了。

兩個都不是活絡的人,這麼單獨的在一起,氣氛尷尬的幾乎凝滯。黎莘有些憋不住,道了個罪,彎腰抱了琴就想走。

哪知她才邁出一步,祁蘅就叫住了她:“你會琴?”

黎莘只得把邁出去的腳收回來,訕訕笑道:“略知一二。”

祁蘅的眼睫微垂,密密的輕顫著,似乎在斟酌著什麼。

良久,他方才蹦出第二句話:“彈來我聽聽。”

祁蘅的嗓音格外低沉,有些醇然的啞。

這兩年他的眉眼益發深邃沉穩,平日,甚至很難在他面上看到多餘的表情。

黎莘想拒絕,但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於是她只得抱著琴坐了回去,在不經意間,微微嘆了一聲。

祁甄回到小洋樓,隨手就把外套一說,準確無誤的扔在了王遠手上。

王遠接過外套,搭在自己的手臂上。

祁甄解開領口鈕扣,懶洋洋的歪倒在了沙發上,緩慢的揉了揉自己脹痛的額頭。

“九爺,那邊……”

祁題一揮手,打斷了王遠接下來的話語,低聲道:“我自有打算。”

王遠便低下頭不說了。

安靜了片刻,樓下那層忽而轉來一聲開門的動靜,緊接著,小皮鞋蹬在地板上的清脆,就傳入了祁甄和王遠的耳中。

那聲音越來越近,一直到上了樓梯,才顯現出身形來。

原是個嬌俏嫵媚的小美人。

她見到祁甄,一時有些興奮,卻礙於王遠不敢上前,只得嬌滴滴的在樓梯口喚道:“九爺”

那嗓音九轉十八彎的,聽得王遠都起了一層雞皮疙房。

真是不懂爺養這些嬌滴滴的美人做什麼用,他有不…

王遠一驚,趕忙停止了自己的想法。

該死該死,可不敢想這些。

祁甄卻置若同聞,只是自顧自的揉著太陽穴,彷彿在思考些什麼。

那美人見祁甄不理她,懊惱的躁了跺腳,撅了嘴,一副嬌橫的模樣。

偏她不敢瞪祁甄,只能不停的剜著王遠。

王遠:…我招誰惹誰了。

祁甄放下手,緩緩睜開了闔上的雙眸,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前方的女子:“纖纖,過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