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13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十】

纖纖起先聽了祁甄的話,心中還雀躍不已,但當祁甄說完,她又有些疑惑了。

心口微跳,她面上卻仍舊掛著一抹甜笑,撒嬌道:“爺說什麼可惜呢?”

祁甄跟祁蘅不同,祁蘅於一年前娶妻,夫婦之間琴瑟和鳴。祁甄比祁蘅小,被他以各種方式拒絕。

好在他年歲不算大,祁大帥也就不提了。

祁甄並非對女子無意,相反的,他正妻之位高懸,院中美人卻無數。他有個習慣,正在興頭上的美人,就能單獨住這小洋樓。

沒碰過的,膩味的,都丟在了老宅里。

而這纖纖,就是他近來有興致的美人。

纖纖人如其名,生的身姿窈窕,小小的一張巴掌臉,細眉圓眼,鼻尖翹翹的帶了點肉,一點櫻唇似開春的花骨朵。

她初入府中不過十五,如今被祁甄養到了十八,方進來小洋褸住了兩個月。

祁甄其人,喜怒不定,上一秒還同你風花雪月,下一秒就能送你去九幽黃泉。

但是,纖纖在這兩個月裡,雖祁甄不大說話,卻總是帶著笑對她的,她要什麼,就給什麼。

把她慣的有幾分嬌氣了。

祁甄拉著她,將她帶到了窗口。

“纖纖瞧見了什麼?

小洋樓的位置極為荒僻,唯獨洋樓周圍遍布綠蔭,繁花似錦。

但是每每從窗台眺望出去,隔著洋樓的一片綠蔭,就能見到對面蒼涼山頭,一座座石碑胡亂的插在泥土上,蕭瑟冷淒。

那是片亂葬崗。

纖纖嚇的閉上了雙眼,下意識的往祁甄懷裡縮,祁甄卻一把推開她,將她壓在窗台前,逼著她睜開眼睛。

她只覺得下顎一緊又一疼,淚珠兒不自覺的從眼裡流了出來。

祁甄貼在她耳邊,低低的笑:“你猜猜,那些背叛了我的女人,會有什麼下場?”

祁甄的笑意不再如往日戲謔調笑,反倒攜了股陰狠的味道:“看清楚了,爺不是傻子,你也別自以為聰明。”

纖纖心口狂跳,心知自己做的事被發覺了,忍不住哀戚道:“九爺,九爺,是纖纖錯了,纖纖再也不敢了,爺行行好,饒了,饒了纖纖這一次吧!”

祁甄掐了她脖頸,將她半個身子都壓在了窗台之外。

突如其來的失重凌空感,讓纖纖嚇的尖叫了起來,偏偏祁甄還掐著她的咽喉,讓她連呼吸都困難。

天旋地轉間,她看清了祁甄的面容,俊美無壽,卻宛若幽鬼。

“爺從不給人機會。”

他一字一句,揚眉淺笑。

纖纖涕淚橫流,胡亂的抹在臉上,狼狽不堪。她嚎了兩聲,正想說些什麼,祁甄卻已舉起槍,對準了她的眉心。

纖纖的瞳孔倏然瞠大,開始瘋狂的掙紮起來。

“砰”

一切歸於平靜。

飄零的屍體從窗口摔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王遠平靜看完了這一切,面色絲毫末變。

“把東西收拾了,她用過的,統統給爺燒了。”

祁甄用帕子拭了拭手,隨手扔在地上。

“是。”王遠恭敬道。

祁甄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門口,拿過帽子戴到頭上。

“走,是時候去見見我的好五哥了。”他笑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