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6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三】

黎莘被抬到了一個陌生的房間,安放在了床榻之上。

房間裡沒有燈,只燃著一根晃晃悠悠的紅燭,周圍被大紅色所覆蓋,卻沒有絲毫喜慶的樣子,反倒充斥著一股子詭異的味道。

黎莘憑藉著痛感讓自己清醒,到了現在,她已經能睜開雙眼,微微的動右手臂了。

放下她的人已經出去了,她就像一隻垂死的獸,被放在了案板上,任人魚肉。

但是她不甘心。

她一點點的試圖掌控著自己的身體,不停的深呼吸,逼迫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

她知道和攻略人物發生關係是早晚的事,但那是僅有一個攻略人物,並且沒有系統那坑爹的,還會被拋棄的前提下。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現在,可不想因此就毀了。

而今晚,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能讓她徹底的做出選擇。

黎莘一邊默念著冷靜,一邊慢慢的挪動著手臂,讓手掌逐漸靠近髮際的簪子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當她的指尖終於觸及簪身時,遠處的房門忽而一響,被人從外頭吱呀一聲推了進來。

她立刻屏住了呼吸。

那人進門,腳步微沉,似乎在原地停頓了半響。

黎莘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良久,他又動了。

只是這次是關門,而且是將門栓都鎖了起來。

黎莘的心涼了半截。

那人慢慢的走近了她的床榻,高大的身影將最後的一縷燭光都遮蔽,留給她完完全全的陰影。

黎莘的鼻翼翕動,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墨香,陌生又熟悉。

祁蘅。

他的呼吸很平靜,默不作聲的站在她床頭,像是在細細的看著她。

黎莘沒有動,只是覺得一股無力蔓延了全身,她如何也想不到,祁蘅竟在這事裡摻了一腳。

他是知道的。

祁蘅靜靜的凝視了她片刻,輕嘆了一聲,靠著床沿坐下來。

有些粗糙的指尖撫上她的面頰,溫柔的摩挲了兩下,就緩緩的滑向了她頸邊的盤扣。

一顆,兩顆。

淡淡的涼意從半開的衣襟中鑽了進來,黎莘微微的咬著唇,一點一點的撐開了眼瞼,如她所想的一般,對上祁蘅漠然的雙眸:“為什麼?”

她聽見自己沙啞的嗓音,乾涸的如同沙漠中缺了水的旅人。

祁蘅的動作微微一頓。

“為什麼是我?”她的嘴唇因為過度的憤怒而顫抖著,那雙往日水色瀲灩的明眸,此刻溢滿了質問和怒火。

祁蘅垂了眼,不去看她,而是繼續著解她衣扣的動作:“抱歉。

他只回答了這兩個字。

黎莘的眼淚一滴滴的落下來,浸潤了頰畔的軟枕,洇濕出大片的水痕。

“我沒的選擇,”興許是她哭的可憐,祁蘅不忍,還是開了口,“沛蓉信不過外人,而我需要一個孩子。”

他的確因此而愧疚,但是,這份愧疚不會讓他放下已經部署好的一切。

“我會給你名份。”祁蘅低聲道。

黎莘的上衣被解開了大半,露出裡頭有些輕薄的小衣,她直直的凝視著他,咬牙切齒:“孩子?如果我為你生下孩子,卻只想要離開呢?”

祁蘅沒有回答,而是選擇了沉默。

黎莘知道,這是變相的拒絕。

只要她和祁蘅有了實質上的關係,就再也逃不脫這裡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