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0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

黎莘趕了回來,先是找到了小柴,摸了摸她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熱。

隨即,她簡單的替她包紮了一下,把摸來的棉衣蓋在她身上。

然後,她才順著那些淋漓的血跡,一路找到了櫃子後的男人。

他已經昏迷了過去,帽子歪在一邊。

他腹部的傷口不停的滲著血,藉著昏昏暗暗的光線,黎莘得以看清了他的容貌很英俊。

清爽的短髮,輪輪廓分明的面龐,劍眉濃密,略略飛揚,眉宇間有些獨屬於軍人的硬朗和英武。

他鼻樑高挺,即便是在昏迷中,雙唇也是緊抿的,唇形略薄,下頜線條堅毅而銳利,刀削斧刻一般。

黎莘看了兩眼,就收回了視線。

現在說什麼選擇還為時過早,她要等著另一個目標人物出現,仔細的觀察了,再做出最終的決定。

她可不想最後慘遭拋棄。

拍了拍男人的臉,確定他已經徹徹底底的昏過去了,黎莘才鬆了一口氣,收回那些可憐惶恐的表情。

她冷靜的拿小刀割開他的衣服,露出那片血肉模糊的傷口。

說實話,她很想棄之不管,可是這樣放任下去,這個人要是死了,攻略目標就少了一個,不好比較。

黎莘是沒有藥的,也沒有次數和系統兌換,所以她用酒給他消了毒,再用乾淨的布纏了起來。

她本可以替他挖出子彈,但一來她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害怕誤傷,二來,她也不想讓他對自己生疑。

一個鄉下來的包身工,竟然會知道怎麼處理傷口?

太可笑了。

所以她把自己能做的,該做的的,都做了,接下來,就是聽天由命了。

祁蘅掙扎了兩下,還是沒能醒來。

黎莘擦乾淨了自己的手,跑回了小柴的身邊,將她摟在懷裡。

火是不會燒過來的,但是她沒打算走,一個是她已經殺了帶工,另一個,就是這個男人。

既然是攻略目標,她可不會為了避免麻煩,施恩不求報。

她還要靠著他走出去。

一晚上的波折,讓她又累又疼又困,抱著小柴暖融融的身體,沒多大工夫,她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夜幕當空,祁家府邸卻燈火通明。

祁甄坐在下首位置,帽簷低低的壓下來,遮著面龐假寐。

他一雙腿直接翹上了旁側的桌案,修長的兩條,宛若尺量刀刻的線條,格外好看。

而上首的位置,一名頗有幾分風韻的美婦人正匍匐在地上哀哀切切的啜泣著。

再看當中的中年男子,眉目問頗有威勢,眉心一道褶痕,瞧得出來是長年累月鑄就的。

他端正的坐著,脊背直而挺,沒有一絲一毫的老態。

正是祁大帥。

“混賬東西!”

祁大帥一拍身側桌案,力道之大,讓那案上的茶器都晃蕩了一陣,“你對你五哥做甚了!”

祁大帥渾厚的嗓音卻沒對祁甄造成影響,他笑了一聲,伸手摘下蓋在臉上的帽子:

“五哥不見了,與我何干?”

燭火之下,祁甄與祁大帥相似的眉眼,卻顯現出截然不同的滋味。

他眉如墨痕,眼明而長,眼尾細細的一條,略帶弧度的揚了起來,瑞麗而狂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