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1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

此時此刻,他從位置上起了身,寬肩腰窄,被修身的軍裝勾勒的淋漓盡致。

那美婦人哭的越發哀戚。

“大帥……他,他分明是謀害我蘅兒,如今,如今還在這兒嘴硬。”

她哭的梨花帶雨的,即便算不上年輕,倒也有幾分顏色。

祁甄睨她一跟,嗤了一聲。

祁大帥見他滿臉的桀驁不馴,心中惱怒,忍不住握了茶盞,就朝若他的方向擲了過去。

茶盞沒扔在他身上,只是摔在了他腳邊,四分五裂。

滾燙的茶水灑了出來,將他身前的地磚洇濕一片。

祁甄挑了挑眉,面色絲毫不變。

“孽障!”祁大帥怒道,“還不如實交代!”

祁甄了轉手裡的帽子,翻轉過來,復又戴在了頭上。

他纖長指尖沿著滑了一圈,隨即落在了領口,慢條斯理的調整了脖碩處的鈕扣。

他從身邊的桌案上拿起小巧的瓷杯,嘴角略沾了沾溫熱的茶水:

“有甚好說的,”祁甄抽出了腰間手槍,有意無意的在掌間把玩,輕若無物,看的那美婦人瑟縮的挪了挪身子。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他勾唇,笑的邪佞。

音落的剎那,他手中的瓷杯忽而朝著前方擲出,朝著美婦人的方向急飛而去,帶著不容忽視的破空之聲。

美婦人尖叫一聲,下意識的趴在了地上。

當那瓷杯眼看著要落在她頭頂的時候,祁甄舉起手,雙眸微瞇,對著瓷杯的方向開了一槍。

子彈擦著婦人的頭皮射入了祁大帥的椅腳裡,順帶著將那瓷杯擊的粉碎,讓褐色茶湯劈頭蓋臉的澆了她一身。

這一切的時機,都恰到好處。

美婦人被唬的尖叫了起夾,祁大帥幾乎捏碎了椅子的把手;祁甄卻吹了吹槍口,笑的暢快。

“芳姨,”他收回槍,別在腰間。

“瞧見了沒,我可是放了五哥一次,否則,他就不是'失踪'這麼簡單了。”

他說完,不顧祁大帥的怒吼和美婦人的嘶喊,領著自己的人馬,轉身就走了出去。

靴子踩在地面,發出清脆響聲。

一名親隨為他披上大氅,戴上手套,另有僕人上前,將他的馬牽了過來。

祁甄拍了拍馬背,一腳蹬上,翻身坐穩。

“回府!”

他回頭望了這偌大的祁府,譏諷一笑。

可悲。

祁蘅模模糊糊的從夢中醒來,只覺得嗓間乾渴,火辣辣的似被灼燒了一般,發不出半點聲響。

朦朧間,有個瘦小小人影湊近了他,帶來一股子古怪的味道。

隨即,那人影略略俯身,將一件冰涼的物甚貼上了他的唇。

祁蘅下意識的張開嘴。

細細的水流從杯沿滑入了他的咽喉,就像甘甜的山泉,將那冒火的咽喉滋潤了不少。

他迫切的喝了好幾杯,才覺得身子舒適了一些。

黎莘給祁蘅餵了水,見他還昏沉著不見醒轉,就小聲的吩咐了小柴幾句,自己偷偷的跑了出去。

由於昨晚的變故,紗廠裡亂做了團,不少人無頭蒼蠅似的在外頭亂轉,面色倉皇又無助。

即便是冬日,帶工的屍體也已經發出了隱隱的臭味,熏人的很。

黎莘將周圍的一切狀默記住,轉身又跑了回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