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1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五十八】

小柴被嚇的慘了,身邊又是一直如姐姐般的黎莘,當下就撲進了黎莘懷裡,放聲大哭起來。

黎莘細聲細語的安慰著她,心中卻因為祁蘅的行為憤怒不已。

混賬!

她按捺下翻湧的情緒,將小柴扶穩了,又看向祁甄。

那些大漢已經在何四的吩咐下,上前解下了幾人的鐐銬,只是她們大多都失了力氣,只是癱坐在地上,面上淚痕汗跡混做一團。

祁甄的目光落在她手臂上,瞳仁一縮。

他忽而從托盤上拿起一枚備用的箭矢,搭上弓,遙遙的對準了黎莘。

一邊的何四大驚失色:“祁九,你”

祁甄卻不理會他,而是撐滿了弓,揚聲喝道:“扔!”

黎莘一呆,旋即心領神會,將那塊裹著紅布的印鑑拿了起來,朝著天空高高的拋了上去。

祁甄抬了手,指尖一鬆,紅箭在空中滑過一道猩紅的光,朝著那枚印鑑直衝而去。

只聽一聲脆響,印鑑被紅箭帶中,徑直的朝著圓台後的一塊巨石沖去,在雙重的衝擊下,摔的七零八碎。

何四抱著腦袋哀嚎了一聲,不敢去看。

就連一貫平靜的祁蘅,面上也有些微微的動容。

祁甄收了手,將弓扔在了地上,又摘下手套,彷彿沾了什麼穢物。

他走到何四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駭的何四面色發白:

“告訴那個老不死的,休想再拿這些東西讓我妥協,”他咬著牙,漆黑的瞳仁,眼白處卻攀上了幾條顯而易見的血絲,“我一定會活到,親眼看他死的那一天。”

說罷,就鬆了手,任由何四驚惶的後退了幾步。

他的目光在周圍轉了一圈,瞧的那些男人們默默的垂下頭。

做完這一切,祁甄就回了身,一步一步的朝著跑馬場的中央走過去。

他脊背挺直,窄腰闊肩,帽簷下帶出一縷墨色髮絲,略遮了眼,卻依舊擋不住那熠熠輝色。

那瞬間,黎莘腦中不覺浮現了一句話:

這男人真TM的帥炸了!

她放下搭著小柴的手,跑了幾步,一頭扎進了祁甄懷裡。

她一直都沒哭,直到這會兒被祁甄抱住,那股子委屈就再也隱忍不住,化作淚水,從她的眼角大顆大顆的滾落了下來。

祁甄扶著她的手臂,掰斷了白箭的箭尾,只留下一小截。

“哭什麼哭,”祁甄託了她的下頜,拭去那些微涼的淚水,“方才擋箭的時候怎麼不哭?”

他冷聲道。

黎莘眼裡噙著淚,一雙明眸水色盈盈,委屈巴巴的凝著他:“疼死了,爺還怪我。”

說完,她報復似的把眼淚鼻涕朝他身上抹。

祁甄一把掐住她臉頰拉開,看著她兩頰的軟肉被擠成了一團,又可憐又滑稽,沒好氣道:“知道喊疼,就說明你還沒蠢成個傻子。

嘴上這麼說,他還是把黎莘打橫抱了起來。

黎莘乖乖的摟著他脖頸,安靜又小巧的一隻,彷彿剛才那個英勇擋箭的女人不是她。

走之前,黎莘回頭看了小柴一眼。

小柴已經被秦媽扶走了,深一腳淺一腳,瘦弱的背影縮成了一團。

“這是她自己選的,”祁甄見黎莘一直沒轉頭,便出口道:“誰也救不了她。”

哪怕是她自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