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2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五十九】

跑馬場的事結束後,祁甄帶著黎莘回到了小洋樓。

纖纖自然而然的被帶了回來,只是祁甄不想看到她,就被王遠塞回了二樓,喝令她不許出來。

這次若不是她太愛惹事,何四想找到她們,還不會像之前那樣容易。

黎莘手臂上的傷口有人處理,只是令她沒想到的是,祁甄竟然也是受了傷的。

就在後背上,是個新傷口,取出子彈沒多久。

這就是為什麼之前黎莘拉住他時,會覺得他的身體格外的涼,他失了不少血,傷口因為過大的動作又崩開了,血和肉都粘在了紗布上。

黎莘想跟醫生進去看傷勢,卻被祁甄趕了出去。

她手上的傷只是皮肉傷,那箭射的雖然重,但先前已經因為繩子緩衝了一下,再扎進她胳膊時,力度就小了許多。

饒是如此,黎莘還是疼的淚眼汪汪的。

這個身子太嬌嫩,不比之前。

傷口處理完後,黎莘還是發了一天的燒,好在沒有太大的問題,醒來後就舒服了許多。

她勉強吃了些東西,披了雲肩,穿了件睡裙就跑去找祁甄。

王遠守著門,見她來了,沒遲疑多久,就把黎莘放了進去。

算了算了,他還是做好他的本職工作,不要再參和自家爺的終身大事了。

總歸參和了他也不聽。

祁甄這回透支了體力,回來之後勉強交待了幾句便陷入了昏迷,黎莘進來的時候,他還沉沉的睡著,面色泛白,眉宇緊蹙。

黎莘踮著腳,小心翼翼的跪坐到他床頭。

祁甄的唇有些幹,唇色很淡,起了些小小的皮。

黎莘見狀,就用乾淨的紗布沾了水,一點一點的濡濕他的唇,好讓他舒服一些。

他的呼吸很均勻,綿長卻不微弱,應當不會有什麼大礙了。

黎莘看著看著,就趴在了床頭,以手為梳,一下一下的順著他的頭髮,力度放的極輕,生怕吵醒了他。

現在想想,還真是自己賭對了。

如果她當初選擇的是祁蘅,今天這樣的狀況,也許會像小柴那樣,不安,惶恐,無能為力,等待死亡的到來。

起碼從祁蘅的決絕來看,他根本不在乎小柴的死活。

他想殺她,無可厚非,畢竟她曾經傷了他,甚至從他身邊逃離了出來,轉投向他最恨的祁甄。

可是小柴做錯了什麼?

想到小柴離開時的背影,黎莘又嘆了一聲。

“總在爺面前嘆氣,晦氣的很。”

就在黎莘思緒複雜的時候,方才還沉沉睡著的祁甄忽而開了口,嗓音嘶啞道,“咒爺死呢?”

他說話的音調有些低微和虛弱,聽的出來是還沒恢復。

黎莘忙“呸呸呸”三下,嗔怪道:“不許亂說,什麼死不死的。”

說完,她收回手,又幫祁甄掖了掖被角。

祁甄緩緩的側過頭,面上帶了病容,瞧著倒沒有以往那樣盛氣凌人,反倒多了些柔和的神態。

當然,那隻是看上去。

還沒等黎莘再說話,祁甄已經伸出手,拇指和食指並用,在她額頭上重重的彈了一記。

黎莘低呼了一聲,下意識的摀住了額頭,嘴裡嘟囔道:“爺又鬧我。”

祁甄用手撐住了腦袋,眉眼帶了絲幾不可見的笑意:“笑給爺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