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52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四十九】

黎莘覺著,自己真是做錯了。

不該沒控制住自己,當著祁甄的面笑出了聲。

他們回小洋樓是下午,從那下午開始一直到晚上,除了中間她四肢無力的被餵了些吃的,整個人就是被翻來覆去的,用各式各樣的姿勢。

她真想說一句寶寶心裡苦。

跟系統兌的藥只有一次,在她做包身工的時間裡已經用了,所以現在,她只能癱在床上躺屍。

倒是祁甄,也和她一樣睡了許久,她還當他是疲倦了,結果醒來以後跟沒事兒人一樣,神清氣爽的。

她的後遺症……

黎莘又打了個哈欠,沒精打采的歪在榻上。

腳下一個傭人為她按著腰和腿,即便已經休息了一天,那兩處還是又酸又軟,難受的很。

祁甄第二天就走了,走之前,說了這次要過一段時間才會回來。

當時在場的有她和纖纖兩人,纖纖紅著眼眶,目光那叫一個依依不捨,纏綿悱惻。

她不敢如黎莘一般和祁甄肢體接觸,只得揪著手,一雙美眸緊緊的落在祁甄身上。

反觀黎莘,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帕,甚至還衝祁甄翻了個白眼:“爺可千萬別急著回來,正事要緊。”

走吧走吧,她元氣大傷,需要好好補補。

祁甄聞言就是一笑,也不看邊上纖纖,上前將挨在傭人手裡的黎莘拉了過來,抱了個滿懷。

她身子酥軟無力,剛被狠狠疼愛過,便如柔化了的春水一般。

祁甄這一抱,兩人間的旖旎情事就浮現了出來。

到底是年少初嘗情滋味,不過這樣摟一摟,瞧著她眉梢眼角瀰漫的嬌媚春意,瞳中淺淺帶著一抹慵懶,他心裡那小火苗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倒也奇怪,他見的美人沒有幾百也有幾十,怎的沒一個如她這般勾人。

看祁甄摟著黎莘不放,還怔怔出神,一邊的王遠忍不住一手握拳,輕咳了一咳了一聲。

祁甄立時回過了神。

他低了頭,見她困倦的半瞇著眼,時不時還打個哈欠,沒有絲毫不捨的意思,不由得有些不痛快:“怎的,不想看見爺?”

他捏著她下頜,這是他最愛的動作,而黎莘也早已習慣。

她拍開他的手,沒好氣道:“爺也不想想是誰害我這般的。”

說著,就要從祁甄懷中抽身出來。

祁甄卻箍緊了她的腰肢,側了首,在她耳邊低語了兩句。

周圍的人聽不清楚,就是纖纖也下意識的往前走了兩步,耳朵支的老高。

離的最近的王遠倒是聽見了,但他覺著自己還不如不聽。

祁甄說的是:“等爺回來,保管讓你比這回更累。”

黎莘沖他直齜牙,一把掐了他的腰狠命的擰,他卻不以為意的大笑起來,不多時放開她,轉身來到馬前。

著了靴的長腿踩在馬蹬上,輕輕鬆鬆的翻身騎上,他跨下的馬匹渾身漆黑如墨,身形高大健碩,皮毛油光水滑,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黎莘格外敷衍的沖他招招手,低頭又打了個哈欠。

她真的好困。

祁甄握著韁繩,眼含笑意的掃她一眼,雙腿一夾,那馬兒便飛馳了起來。

經過黎莘身邊時,他忽而低下頭,身子一側,將什麼東西插入了她髮髻。

待黎莘回過神時,他的背影已經被馬蹄揚起的灰塵模糊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