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4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一】

上車後,黎莘終於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一把揪住祁甄問道:

“爺,你為何不讓我說清楚?”

祁甄拉下她揪著自己衣角的手,捉在掌中細細把玩著,隨口道:“說什麼?”

黎莘掙了掙,沒掙開,索性就任由他拽著了:

“爺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她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祁甄笑了笑,鬆開她的手,轉而伸出一根修長的食指,輕輕點在她額頭上:

“爺說你是,你便是。”

說話間,他雙眸含了幾分笑意,沒有像往日那樣多駁雜的情緒,反倒讓黎莘看的心口微滯。

她咬咬唇,開口慾言:“爺一一”

然而她只堪堪的說了一個字,突然的,原本平穩行駛的車打了個急轉,讓她整個人都不自覺地傾斜過去。

祁甄一把將她拉進懷裡護住,厲聲問道:“怎麼回事?!”

這車在平穩的路上開得歪歪扭扭,極是不穩,司機急得滿頭大汗,緊緊握著方向盤道:“九爺,車被人做了手腳!”

說著,他有打了個方向,險險的開過了一處急轉。

車子越開越快,司機拼命的踩著剎車卻無濟於事,很快的,連方向盤都失去了掌控。

祁甄眉頭緊鎖,在這情況下,他竟還沒驚慌失措。

遠遠的一道刺目光束,透過車前照射而至,那是一輛同樣疾馳的車,見到他們失控,不僅沒有躲開,反而還直直的撞了過來。

黎莘面色慘白,下意識的抓緊了祁甄的手。

祁甄望著那駛來的汽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倏而轉身,將黎莘按在了自己的懷裡,蒙住了她的雙眼:“記住,”他喃喃,“你必須要信我。

他的話語有些奇怪,聽的黎莢不明所以,但當她想要再詢問時,車身忽而發出了刺耳的打滑聲,伴隨著兩輛車的碰撞,一股巨大的力道向他們襲來。

她只覺得額際一陣劇痛,整個人似是懸在了半空中。

然後,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一一一一

黎莘猛然睜開雙眼。

胸口憋著那一口氣,在這一刻盡數的吐露。

在她太口大口的喘息著。後背出了一層密密的冷汗,幾乎要將身上的衣服都濕了。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片黑暗。

她有些茫然。

為什麼什麼都看不到?

即便是在黑夜裡,也能有那麼一些朦朧的視覺,但是現在的她,眼前就是純然的,無盡的黑。

她顫顫的舉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那裡覆蓋著厚厚的一層紗布,觸上去還有些隱隱的疼病。

然後,她的手又往下滑,觸上了自己的雙眼。

眼瞼,眼睫,她是睜著眼的。

可是她什麼都看不到。

一股沒由來的恐懼從心口蔓延,她強行忍住了自己幾近崩潰的情緒,摸索著自己的身體,還有這張柔軟的床。

身上有些擦傷,覆著紗布。

她穿著一件袍子,面料陌生又熟悉。

她記起來了。

這是她當初被祁蘅帶回家後,第一次甦醒時穿的,幾乎一模一樣。

祁甄絕不會碰這樣的料子,她了解他,不管是什麼,他都要最好的。

床上只有她一個人,她甚至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只能用被子把自己裹緊,陷入這無邊的漆黑之中。

她很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