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六】

祁大帥聽出了他話中的輕蔑,若是放在以往,他定會怒吼回去。

可是如今,他已經沒有這氣力了。

想他一生榮耀,一路爬到人上人的位置,到了老年,幾個兒子死的死,鬧的鬧,竟沒一個是省心。

而這個他最疼愛的小兒子,還恨透了他。

這麼想想,他心中更添悵惘。

“我今日叫你來,不是為了訓斥你,”

祁大帥嘆息一聲,眉宇間現出了幾分倦怠,“若是纖纖還在…..”

聽到他口中說出的纖纖二字,祁甄雙目一凝,厲聲喝道:“住口!”

祁大帥被他吼的證了怔,招眸見他瞳仁赤紅,憤怒至極的模樣,一時間竟啞然了。

“你不配喚她,”祁甄咬著牙,一字一句似是從齒縫間擠出來的,“我也再不想听見她的一切!”

他雙手緊攥,胸口起伏不停,顯然是動了真怒。

祁大帥下意識的要斥他,可當他對上祁甄那雙熟悉的眼眸時,心中卻隱隱約約的酸澀了起來:

“你恨我就罷了,為何還要恨她?”

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額際,只覺得胸臆間窒悶了一股鬱氣,“她畢竟是你的”

“她不是。”

還沒等祁大帥將話說完,祁甄已經極快的打斷了他。

祁大帥的話語梗在了喉嚨裡。

祁甄壓下帽簷,似乎要將眼中所有的情緒都遮掩住:“若你今天來只為了和我說這些,我聽夠了。”

他語罷,轉身就要往外走。

祁大帥忙叫住了他:“別再和你五哥作對了,”

他微啞的嗓音從祁甄身後傳來,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頹然,“我老了,不想再見你們兄弟相殘。”

祁大帥說完這話,就坐倒在了位置上,雙手緊緊的扶住椅子的把手。

祁曬的背影有些僵硬,門外的光線被他的身子遮擋住,牽扯下一抹極為狹長的陰影。

他修然笑出了聲:“自相殘殺?”

他彷彿聽到了什麼極為可笑的事,越笑越大聲,直至眼角都笑出了淚:“好啊,好,好一個自相殘殺。”

他一邊感慨一邊笑,邁動雙腿,直直的朝著門外走了出去。

跨出門坎的那一刻,他微微側頭,嗓音冷冽如冰霜:“那你當初,就不該在殺我的時候留手。”

祁大帥如遭雷擊,面上的血色如潮水般褪去,只餘下無盡的慘白。

他哆哆嗦嗦的舉起手,摀住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道:“你,你都知道了?”

“不不,這不可能,為什麼……”他喃喃自語,雙手止不住的顫。

祁甄沒再理會他。

離開祁大帥的書房,祁甄回到了自己曾經的院子,現在裡頭還住著人,都是他拳養的美人。

到了門口,就能嗅到那一股女人香。

祁甄對著身後的士官招了招手,輕聲交待了他兩句。

那士官點頭應下後,他也沒了留下去的心思,遠遠的瞧一眼古樸的院門,直接調轉了身子離開。

路過園子外的一顆桂花樹時,他停下腳步,怔怔出神。

這樹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如今枝繁葉茂,只是時節未到,還不曾飄起桂花香氣。

他伸出手,緩緩拂過粗糙的樹幹,眼眸微闔。

半響,他呼出一口氣,鬆開了自己的手。

“把這樹砍了,連根拔了燒了,爺連灰都不想瞧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