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68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五】

一晚上的酣戰,沒有了藥物支持的黎莘下午睡得昏昏沉沉的,身子疲倦,一時醒不過來。

祁甄先她醒轉,見她睡的熟,並沒有叫醒她的意思。

他的手覆在她光裸的手臂上,在纏著一圈紗布的傷口處略略停頓。

旋即,他揚了揚唇,在她的後頸處輕輕的吻了吻。

黎莘沒有知覺,只是嘴中模糊的夢吃了一句,眼睫顫了顫,很快又睡的不省人事了。

祁甄為她掖好被角,自己翻身起床。從窗角洩進了一絲淺淺的光,他扣上衣物的最後一顆鈕扣,拿起桌上的帽子,放輕了步伐,從房中走了出去。

房門關閉後,房間內就只剩下了黎莘綿長的呼吸聲。

王遠早就等在了門外,見祁甄出來,就上前一步,在他耳邊低低的說了幾句。

祁甄點點頭,表示自己知曉了。

梳洗後,祁甄徹底整理好了自己,這些日子的傷養下來,他身子好了許多,只眉眼間多了一分冷峻。

下樓的時候,祁甄停在了二樓。王遠見狀,稍一遲疑,就開口問道:“爺,纖纖姑娘……”

祁甄慢條斯理的戴上手套,雙眸望向了房門的方向,神色平靜,不辨喜怒:“送回去。”

王遠心中其實多少猜到了這結果,恭敬的應了聲是,就讓出身位,讓祁甄先走一步。

兩個人的腳步聲很快遠去了。

纖纖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將身上那件漂亮的洋裝揉的面目全非。

祁甄知道她在偷聽,從門縫洩出的光線中,明顯的被一道陰影覆蓋了。

所以,他刻意停下腳步。

祁甄和王遠出了小洋樓,今天他並不騎馬,而是坐上了備好的車。

王遠為他關上了門。

臨近開走的剎那,祁甄忽然叫住了王遠:

“從今以後,”他頓了頓,眸中有幾分複雜,又有些許釋然,“沒有纖纖了。”

王遠一怔,下意識的抬頭去看他。

然而這會兒,祁甄的車窗已經被搖了上去,隔著一層,壓根看不清他的模樣。

車開走了,王遠的疑慮也越發的深沉。

車一路駛向了大帥府,這府邸在清晨時,不如夜晚那樣恢宏,反倒顯出了幾分滄桑之態。

就和祁大帥一樣。

他曾是一方霸主,征戰過沙場,風頭一時無兩。

但是如今的他,漸漸走向了暮年。

祁甄下了車,就有傭人上前迎他,討好的喚他:“九爺。”

祁甄只點點頭。

傭人引著他往祁大帥的書房走,祁甄一路行來,看著這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心中竟莫名的想笑。

生在這府裡,誰又不是可笑的呢?

祁大帥早已在書房裡等他了,他身著綢卦,兩鬢斑白,手中握著一隻狼豪,正在桌案上寫些什麼。

祁甄無意去看,在門口便停下了。

傭人闔上了門,留給這對父子一個格外安靜的環境。

祁大帥靜靜的寫完手裡的字,長長的抒出一口氣,將狼豪擱在一旁。

“你捨得來了?”

他用帕子拭了拭手,沒有看祁甄,自顧自的低頭問道。

祁甄笑了笑,嗓音中暗含了幾分譏諷:“既然父親病重了,我自然是該回來探望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