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56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五十三】

何四在一旁不懷好意的笑:“沒成想我們祁九爺,有朝一日也會百煉鋼華為繞指柔,”他拍拍手,感嘆道,“你不是號稱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嗎?”

祁甄拭去黎莘臉上的灰塵,輕笑道:“爺就採這一朵,又如何呢?”

說話間,黎莘注意到他的手,戴了手套,卻仍舊能看出微微的顫抖。

她離的最近,看的也最清楚。

不對。

她忽而攥住了祁甄的手,手套和袖口中有一截空隙,裡頭的肌膚觸在她身上,涼的像冰塊。

她被風吹了這許久,手本就是冷的,可祁甄的手腕卻比她還冷。

黎莘覺得祁甄一定出事了。

她嚴重不覺有些擔憂,祁甄看了,卻沒說什麼,而是將她手捉下來,反手壓住,轉頭對何四道:“說吧,你又想鬧什麼?”

他知道何四大費周章,必定不是為了逼他現身這麼簡單。

他何家除了名的牆頭草,何四在和他交好的同時,沒有少和祈蘅聯絡,他們名義上是好友,至於這兄弟情是淺時深,那就說不定了。

何四笑了兩聲拍了拍祁甄肩膀,一副“我就知道你懂我”的模樣:“這不是,好久沒玩'那個'了嗎?”

黎莘不知道何四口中的'那個'是什麼,但是看到祁甄緩緩凝重的神色,她心中也有些不祥的預感。

“不過這一次,咋們的賭注就不同了。”

何四笑的神秘。

“什麼賭注?”

祁甄瞇了瞇眼,攥住黎莘的那隻手漸漸收緊。

何四誇張的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對著身邊人招招手,讓他將一塊蓋了紅布的托盤帶了上來。

那紅布中央小小的鼓起了一團,看不清究竟是什麼。

祁甄的呼吸漸重。

當著所有人的面,何四握住那紅布的一角,極快的將紅布扯了下來。

等看清紅布下的對象的時候,祁甄的雙目倏忽的一縮,手中用力,幾乎要把黎莘的手捏碎了。

黎莘吃疼,但明白他現在的心情一定是起伏不定的,也就默默的忍了下來,沒有睜開。

紅布下其實只是一枚看上去極為普通的印鑑,拇指大小,通體翠綠,安安靜靜的躺在托盤上。

可是祁甄的反應告訴黎莘,這玩意兒絕對不似它外表那般普通。

“何四……你為什麼會有這個?”

祁甄沉著聲,一字一句道。

何四捏起那印鑑把玩兩下,見祁甄目光狠戾如刀,忙把它放了回去,訕笑道:“這不是祁大帥有命,不敢不從啊。”

說著,他往後退了一步,讓出一道慢慢走來的高大身影。

與祁甄處在兩個角上,涇渭分明。

祈蘅。

黎莘心裡微微一驚,下意識的往祈蘅那裡瞥了幾眼。

他同樣帶了隊人馬,只是沒有穿軍裝,而是如宅子裡一般的綢褂,顯得有幾分儒雅的書卷氣。

他身邊還瑟縮著一道嬌小的身影,卻不是王沛蓉,而是……

黎莘定睛一看,腦中轟的一聲炸開,嗡嗡作響。

那不是,那不是小柴嗎?!

彼時的小柴也看見了她,不覺面上一喜,伸手就想衝黎莘招手。

一邊的秦媽見了,忙壓下她的手,又在她耳邊說些什麼,說的小柴不甘不願的低下了頭。

黎莘整個人都不好了。

難道小柴?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