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5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五十六】

刀身被繩子繃的緊緊的,那森森寒意,隔著這一段距離都能清晰的感覺到。

黎莘抬眸,見祁甄面對著她的方向,遠遠只能看到那修長身影,不知怎的,竟有種寂寥之感。

他周圍簇擁著許多人,如眾星拱月,可他格格不入。

何四這會兒就開口說起規則來:“咱們今兒玩的大,每人兩箭,連中兩道紅綢才算贏,他說著頓了頓,唇邊露出一抹笑,“就看看各位是愛江山,還是愛美人了。”

黎莘猛然一驚。

她懂了,終於懂了。

這枚印鑑,必定是什麼重要的東西,與權勢有關,而她們這些姬妾,就像躺在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刀俎。

若是必須連中兩道紅綢,就意味著這懸掛了刀片的繩子會被射中,屆時不管是繩子斷了,還是被拉扯過去,刀片都會當頭而下。

等她想明白這關節的時候,身子一陣陣的發冷。

邊上傳來細細的嗚咽聲,黎莘的嗓子乾幹的,如火燒火燎,嘶啞的發不出聲音。

她看了看小柴,見她似懂非懂,只是下意識的望著祁蘅,彷彿在祈求著什麼。

祁蘅的位置同樣很遠,黎莘根本分辨不清他的表情。

她收回視線,默默低下頭。

難道,只能這樣等呆著祁甄做出選擇嗎?

若是他選了印鑑,沒選她怎麼辦?

若是他選了她,失了印鑑又怎麼辦?

多可笑,這樣大的事,竟用這一場殘忍的遊戲來決定。

黎莘的嘴角勾了勾,不知在笑他們,還是在笑自己。

弓箭都被人拿了上來,交到了五個男人手中,祁甄沉默良久,方才拿了弓,握在手裡。

王遠看了看黎莘,又看了看祁甄,有些擔憂的喚了一聲:“九爺……”

祁甄抬了手,示意他噤聲。

“我知道該怎麼做。

他低聲道。

王遠這才不說話了。

何四一聲令下,所有人都舉起了手裡的弓箭,對準了這些,或許前一刻還在耳鬢廝磨的枕邊人。

黎莘只是低著頭,不看,不聽。

她怕自己選錯了人。

清脆的槍聲在天空炸開,周圍傳來箭矢破空的聲響,身邊女人們的尖叫此起彼伏,她們下意識的想跑,卻因為雙腳被束縛住,只能抱著頭蹲在地上。

唯有黎莘一個,就那麼安靜的站著。

一道箭矢衝著她頭頂的紅綢飛射而來,黎莘緊緊的閉上雙眼,等呆著判決的那一刻。

說實話,這瞬間,她是心灰意冷的。

祁甄最終還是做出了選擇。

預想之中的疼痛卻久久未來,她聽到頭頂傳來一聲沉悶的碰撞,有什麼東西砸了下來,落在她身前。

她不覺睜開了雙眼。

身前躺著兩枚箭矢,每個人的箭矢色彩是不同的,祁蘅是白色,祁甄是紅色。

彼時,那枚白色的箭矢從當中幾乎斷成了兩截,箭頭上扯了一縷綢帶的絲線,但並沒有真的射中綢帶。

而紅色的箭矢卻完好無損,穩穩的插在了白色箭矢的斷截面上。

黎莘倏然抬了頭。

遠處,祁甄手裡舉著弓,遙遙的望了過來。

他身邊的何四“謔”了一聲,笑的意味深長:“祁九,你還真是不愛江山愛美人啊!”

祁蘅的箭幾乎要射中黎莘頭頂的紅綢,卻被祁甄一箭攔了下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